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甜宠救赎: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高质量小说阅读(姜岁初陆祉年)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甜宠救赎: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高质量小说阅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甜宠救赎: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高质量小说阅读

时间:2023-12-18 08:34:15

《甜宠救赎: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姜岁初陆祉年是作者“久安久安”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镇上医院姜岁初拿着缴费单在窗口缴费,缴完费又连忙跑到药房拿药“奶奶,这几盒是饭后吃的,每次两颗这个冲剂每天喝两次就够了,您早上十点喝一袋,晚上六点在喝一袋”姜岁初边搀着奶奶去找回村里的面包车边叮嘱她,“要是不记得了或者看不懂我写的这些,你就给我打电话”本来她是想带奶去县里医院检查的,但是奶奶死活不肯没办法,她只能带她到镇上医院奶奶把那一兜子药拿过来自己拎着,拉着孙女的手拍了拍,笑着说...

>>>>《甜宠救赎: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高质量小说阅读》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闷热了一下午的天到夜里终于下起了雨,姜岁初躺在床上听着外面淅沥沥的雨声两眼无神的望着黑暗。

其实她一开始并不是打算装作不认识的。那天在楼梯口她追上去就是想要问问他还记不记得自己。可是,唐梓却把她当做是借机搭讪的女生,她突然就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她害怕是自己自作多情,有谁会对五六岁的朋友念念不忘呢。何况两人都快十年没有见过,或许早就忘记了还有她这么一个人。

后面从别人口中了解他越多,她就越不敢说认识他。因为没有一个人会相信家境贫寒的她会和陆祉年认识,他们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只不过是刚好同在一所学校,她有幸能够知道他,但不足以够认识他。

奶奶说,不记得也没关系,重新认识就好。

可是,她连重新认识的勇气都没有!

这场雨一连下了两天,直到周五国庆放假天才慢慢晴朗起来。

国庆假期来临,下了几天的雨终于停了。学校为了方便家里的远的学生回家,只上了半天课就放假了。

姜岁初在学校食堂和唐蜜吃了午饭,回到宿舍收拾东西。

手机有消息进来,姜岁初打开微信,是姜明浩。早上她给他发过消息,问他什么时候放假。

现在才回。

“两点。”

“你先去车站,给我占个座。”

姜岁初没回他,直接关了手机继续收拾东西。姜明浩是她邻居,中考没考上普高,进了一所职高学汽修。

连绵几天的雨把城市冲刷个遍,天空明亮蔚蓝,气温也回升了。

一中到汽车东站只有12路一班公交车可以直达,现在正是各高校国庆放假期间,车上人很多。姜岁初投了币,把书包背到前面费力地挤上公交,脚还被踩了好几下。

“中间的往后站往后挪。”司机站起身冲着后面喊道。

大家怨声载道,不情不愿地挪动。姜岁初被挤到中间的位置,吊环太高她拉不到,只能撑着面前的座椅靠背。后背被人紧贴着,很不舒服。

就在公交车艰难起步时,姜岁初看见陆祉年和唐梓两兄妹从学校出来,唐梓两兄妹在前面打打闹闹,陆祉年在后面,面无表情地插着兜。裴烁坐在一辆黑色珵亮轿车上向他们招手,随后几人一起乘车离开。当公交司机还在用力踩油门时,轿车已经轻轻松松疾驰而去,一眨眼只能看见漂亮的尾灯。

姜岁初收回视线,黑沉沉的睫毛往下压,心里暗自庆幸他没有看见自己。

车里,唐梓和唐蜜裴烁在讨论国庆七天去哪玩,陆祉年坐在副驾驶上,低头看手机一直没搭话。

自从那天过后他就再也没去过小树林,在学校也没有遇到过她。明明两人就是上下楼的距离,但偏偏一次也没遇到过。

“国庆我们去纪云山吧,听说那边新建了一个度假山庄。”唐梓在微博上刷到图片,感觉还不错。

唐蜜凑过去,划了划图片:“漂流,篝火晚会,还可以露营看日出耶。远不远?”

“不远,就本市。”唐梓说

裴烁:“我看看。”

唐梓把手机递给他,说:“我看有人去打过卡,评价挺好的。”

“这山地越野看着就酷。”裴烁接过手机,看了眼定位。划拉了几下图片,注意到有漂流山地越野刺激项目,觉得还不错。

“阿年看看,想不想去?”裴烁他往前挪了挪,把手机递给陆祉年。

陆祉年没什么表情的扫了一眼手机屏幕,是唐梓一直关注的一个旅游博主发的微博。九宫格图片,高山、草场、溪流、星空、云海、日出,照片拍的很好,很有意境,是那种看了就想去的地方。

但是他没什么兴趣,他把手机还给裴烁,说:“你们定吧,我明天去北城。”

唐梓:“去你外公家?”

陆祉年淡淡到:“嗯。”

裴烁是真的有兴趣,拿着手机又看了遍照片。看见底下的定位后,搜了一下地址。

“沐阳镇就在苏阳县,开车过去四小时,不算远。”

“沐阳镇吗?”唐蜜凑过去看,“岁岁家好像就是沐阳镇的。”

陆祉年回过头,看向唐蜜:“她家在沐阳镇?”

裴烁也看向她,问:“岁岁?你那个朋友?”

他知道唐蜜最近交了个朋友,为了陪那个朋友,天天中午都不和他们一起吃饭了。

之前他开玩笑说让她不要藏着掖着,把这个好朋友带出来给他们认识认识。她却掐着腰挨个警告他们,她这个朋友性格内向脸皮薄,不喜欢他们这种纨绔子弟。

“对啊。”唐蜜犹疑的点了下头,警惕的眼神在陆祉年和裴烁身上来回扫视,“你两怎么突然对我朋友怎么感兴趣?”

裴烁就算了,陆祉年平时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怎么也会主动问起一个不熟的人。

奇怪。

裴烁笑笑,把手机还给唐梓:“就好奇嘛,到底是什么样的小仙女能让唐大小姐这么护着。连我们几个都要防着。”

裴烁纯粹是因为好奇,唐蜜从小和他们几个大男生一块玩。身边虽然不少女孩子前呼后拥,但是能让唐蜜这么护着的人还是第一个。而且,岁岁这个名字总是让他想起一个好久不见的人。

唐梓拿着手机订票,想到奶茶店里被无视的那一眼,淡淡的扯了下嘴角。

唐梓:“刚好她住在沐阳镇,你要不要叫她一起去玩?”

陆祉年闻言扫了眼唐梓,唐梓觉察到他的视线,看着他挑了挑眉。

陆祉年怎么会不懂他的意思,眉头微蹙,眼睛微眯发出警告的意味。

唐梓笑笑,没在意。

两人之间的暗流涌动没人注意到。

唐蜜摇了摇头,“她没时间。”要干农活。

唐梓:“国庆七天还没时间?”

唐蜜不想多说,嗯了声扭头玩手机去了。

昨天中午一起吃饭她就问过她国庆要不要一起出去玩,她拒绝了。还没有等唐蜜问她为什么,她主动开口说,这段时间刚好是收玉米和稻谷的时候,要回家帮忙干农活。

她不懂这些,只是有些好奇,以为她说的收玉米和稻谷和电视上看到的一样,靠机器和拖车收割。

她问完,姜岁初只是浅浅的笑了笑,摇摇头说不是。沐阳镇地势崎岖,农用机械根本无法运作。而且他们那边都很穷,没有钱买机器,都是靠人力,一麻袋一背篓的往家扛。

她无法想象眼前这个瘦弱的女孩怎么能扛起几十斤的玉米的,她只是觉得有些心疼。

陆祉年没有继续参与话题,拿起手机打开搜索。

沐阳镇,他在云市生活这么久居然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地方。手机转了几秒钟,随后跳出简介。

——沐阳镇隶属苏阳县,位于云市东北部,因苏阳县多为喀斯特地貌,地势崎岖,交通不便,是云市经济最落后的地区。

他没继续看下去,关上手机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江景。

她为什么在沐阳镇而不是宣城?

室外露天篮球场。

翠绿葱郁的香樟树下掩藏着一个老旧露天篮球场,叶随风动,地上跳跃着光影。

场上陆祉年一个人在挥汗如雨,裴烁和唐梓早已累的打不动了,坐在场边阶梯上休息。

“唐小蜜跑哪买水去了,还不回来。我都快渴死了。”唐梓掏出手机给唐蜜打电话。

刚让她去买水,这都去了快十几分钟了还没回来。

电话刚响了一声就接通了,唐梓刚准备揶揄她是不是出国买水,就听见电话那头传来唐蜜急切害怕的声音。

“哥,我—”

“唐蜜!你在哪?!”他急的猛地站起来,可电话被突然挂断,尾音中他听见有男生的声音,夹杂着不堪的言语。

“操!”一声爆吼,唐梓丢了手里的毛巾就往篮球场外跑。

“阿年!”裴烁叫他。

陆祉年听到声音,和他对视一眼,立马丢了手里的球追了上去。

今天公交车开得格外慢,平时半个小时的车程,晃晃悠悠了五十几分钟才到。

姜岁初被晃得有些晕车,下了车蹲在路边缓了好一会才勉强压住胃里上泛的酸水。

汽车东站位于云市的老城区,和市中心相比这片显得有些破败脏乱。公交车站离汽车站还有段距离,需要穿过一片老旧居民区,小巷子被两边的楼房挡住,阴暗潮湿,前段时间下的雨还积洼在地。

姜岁初背着书包,低头刻意避开地上的水坑。

突然一块砖头砸进前面的水坑,泥水“唰”一下溅起,全部打在姜岁初身上。她惊呼一声,来不及后退,衣服被打湿了一大片,发臭的泥水溅了几滴到脸上。

狭窄逼仄的巷子里响起一道怒气的女声。

“滚开!别碰我。”

姜岁初抬眼看去,便看到七八个个吊儿郎当的男生乌泱泱的堵在前面,拦着一个女生的去路。女生被围住,姜岁初看不见脸,只能从缝隙中看到她穿了一身蓝白校服。

一中的?

为首的男生染着一头黄发,叼着烟转身看见了她。

“看什看,识相点赶紧滚。”

被围住的女生也看了过来,看见姜岁初时那双好看的眼睛明显的亮了随即向她使眼色让她赶紧走。

姜岁初也看到了她的脸,愣怔住。

唐蜜。

她不是和陆祉年一起走的吗,怎么会在这?

手机就在手上,姜明浩刚给他发消息问她到哪了。

黄毛边上的小弟也看了眼姜岁初,笑得一脸谄媚:“大哥,这妞也不错。一脸清纯样。”

黄毛男上下打量了一下她,她人很瘦看上去小小的一只,但那张脸确实不错,白皙小巧,一双眼睛水汪汪的看上去楚楚可怜。

黄毛向身边的人使了使眼色,那人立马心领神会的向姜岁初走来。

“小妹妹,我们大哥叫你一起玩玩。”小混混叼着烟径直朝姜岁初走过来。

“岁岁,快跑!。”

唐蜜想拦住那人却被黄毛抓住扯到了怀里,“宝贝,自己都跑不了还管别人?”

烟味混杂着口臭扑面而来,让唐蜜觉得恶心。

姜岁初撰紧手机,后退一步,转身往回跑,鞋子踩进水坑里,泥水瞬间灌满鞋子。

她知道自己如果真的被他们带走她和唐蜜会遭遇什么,她要找救兵。

黄毛:“给我追!”

这条巷子很深,她姜岁初拼命地往外跑。就在这时,手里的手机响了,是姜明浩打来的电话。

“你人呢?”

“姜明浩,我在车站后面的巷子,你.......啊!”

突然头皮一痛,追上来的小混混一把抓住姜岁初的头发将她甩在了地上。

“你再跑啊?”

“嘶~啊~”脑袋撞到了墙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

看见姜岁初受伤了,唐蜜急的快哭出来了,“岁岁!”

电话还没挂断,传来姜明浩急切的声音,“姜岁初,你没事吧,你.....”

手机被抢走挂断,阻断了最后一点声音。

小混混将手机随手一抛,丢进垃圾堆,皮笑肉不笑的:“小妹妹,别不识抬举。”

姜岁初甩了甩脑袋,眼睛迅速看了眼四周。她一边往后退一边观察四周。

巷子很偏僻,外面虽然就是街道 ,但很少有人从这边走。巷子两边的楼房很高,上面扔下来的垃圾随意挂在墙头、树枝。随意堆在墙角的垃圾发出阵阵恶臭,一把坏掉的拖把被折断插在垃圾桶里。

小混混一步步逼近,脸上挂着令人作呕的笑:“妹妹,你只要听话哥哥们是不会伤害你的。哥哥可是最怜香惜玉了。”

说着就伸手要去拉她。

姜岁初已顾不得额头的痛,死死地盯着他,在那人伸手过来抓她手腕时,姜岁初侧身微微一闪。然后迅速爬到垃圾桶边,一把抄起拖把狠狠打在他的脑袋上。

这一棍子姜岁初是用了全身力气的,小混混捂住脑袋,血从指缝里汩汩往外冒。

“我草泥马的!”

黄毛没想到看上去弱不经风的姜岁初,动起手来忽然狠戾又果断。他把唐蜜甩给另一个小弟,咬着烟目露凶光的向姜岁初走过去。

唐蜜也有些震惊到,她一直觉得姜岁初是那种安安静静,连说话都不敢大声的小白兔。没想到,小白兔红了眼也是充满血性的。

“呵,有点意思啊小妹妹。”黄毛嘴里咬着烟,冷笑到。

姜岁初脑袋昏沉,看人都有好像有重影,但手里依然紧紧抓住棍子,死死盯着黄毛。

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她想如果今天逃不掉,那她就用棍子折断处的锋利尖端刺瞎他的眼睛。

姜明浩教过她,实力悬殊下,就要挑对方最脆弱的地方下手。

比如,眼睛。

可是她终究不是姜明浩,那点力气在身强体壮的男人面前根本不值一提。黄毛直接走到姜岁初面前,在姜岁初再次扬起棍子的,毫不费力的一把夺过。随即大步上前,动作粗鲁地拽着姜岁初的衣服领子将她拎起来一把推到墙上。

“嘶——”

姜岁初的肩胛骨重重撞在凹凸不平的水泥墙上,比刚才脑袋撞墙上还要疼,疼的她眼泪差点就出来了。

“别以为老子不打女人。”说着,黄毛就扬起从姜岁初手里抢过的木棍。

木棍上扬带起狠戾的风,姜岁初颤抖了一下,下意识闭地上了眼睛。

木棍砸到身上响起沉闷又痛苦的一声,但想象中的疼痛并没随之而来。随之而来的是清冽好闻的味道,以及近在耳边的滚烫气息。

姜岁初睁开眼对上一双深邃的桃花眼,距离太近了以至于她清晰的看见他根根卷翘的长睫和额前滚落的汗珠。

陆祉年穿着一身红色球服护在她身前,后背结结实实得挡住了本该打在她身上的棍子。两人离得很近,姜岁初见他眉头紧蹙,几不可闻了闷哼了一声。

姜岁初:“你....”

“站到后面去。”陆祉年直起身,扬了扬下巴示意她往后站。

姜岁初刚想问他有没有事,却被他打断,听话的往后退了一步。

“你他妈谁啊,多管闲事。”身后的黄毛看着突然冒出来的人不爽的满口脏话,结果话还没说完,裴烁和唐梓两人已经和其他几人撕打起来了。

陆祉年眼风向后冷冷一撇,动了动刚被打倒的肩膀,在黄毛还在骂骂咧咧的时候转身一脚踹在黄毛肚子上。

黄毛被蹬得连连后退,最后摔坐在水坑里。在他还没有爬起来,陆祉年跨步上前一拳挥到他的脸上。

紧接着,陆祉年像刚才他抓姜岁初领子那样抓着他的衣领,手臂青筋暴起,满是戾气,咬着后槽牙到:“你敢打她我就敢弄死你。”

他瞳孔里染上了暴戾的气息,说罢一拳比一拳用力地打在黄毛的脸上。

其他的人一时没反应过来,呆愣愣的看着黄毛被揍。

黄毛被打的鼻青脸肿,看了眼边上的小弟,骂道:“都他妈站着干什么,给老子上啊!”

小弟们这才反应过来,一窝蜂的涌上去。

巷子两端,一端连接街道,也就是姜岁初来的那边,唐梓他们被其他几个小混混缠住,过不来。另一端连接汽车站,姜明浩赶到时,巷子里已经是一片乱战。

打斗声和哀嚎声连了天。

他一眼就看到姜岁初,见她那边有人在帮忙,稍稍放下心来。

负责看守的唐蜜的小弟看见自己大哥已经被打的站不起来了,犹豫着要不要过去帮忙,但看见陆祉年那股狠劲有些害怕。

“你放开我,混蛋。”唐蜜又抓又踹,奈何力气想差太多。就在唐蜜放弃准备等唐梓他们解决完那几人过来救她时,她的手腕突然被拽住,冰凉彻骨一般。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一股大力将她拉到一个宽阔的后背后面。

一股浓烈的烟草味扑面而来。

姜明浩将唐蜜拉到身后,一拳抡倒小混混。小混混感觉自己牙都被打掉了,正准备还手,看见是姜明浩是立马怂了。

“浩...浩哥。”

姜明浩一双丹凤眼微眯,看了他一眼,没什么太大印象。

小混混也不知是被吓到了还是怎么的,声音哆哆嗦嗦,指着黄毛那边,“浩哥,勇哥在那边,你快去帮忙。”

他以为姜明浩是勇哥找来的帮手。

唐蜜惊了一下,心想不会刚脱龙潭,又入虎穴吧。在她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步,想往唐梓那边跑时,面前的人非但没有去帮那个勇哥,反而给了那个小混混一脚。

姜明浩看了眼被打的无力还手的王勇,冷哼一声,“就他也配?”

不过是一起喝过一两次酒,没有那么熟。

小弟懵了,看了眼巷子里的局势,连滚带爬的逃跑,也不管勇哥的死活了。

唐蜜:“谢谢你。”

姜明浩转过身,看了眼唐蜜,淡淡的点了点头。

唐蜜目光在他转身那一瞬间凝住,他很高,一身黑衣黑裤还戴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帽檐边露出刺棱的短发,她猜想他应该是个寸头。他的皮肤不白,是那种健康的小麦色,五官轮廓硬朗锋利,一双狭长的丹凤眼看人时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一中的?”

他的嗓音很低,有微微的沙哑。

“嗯。”唐蜜轻轻地点了下头。

难怪。

他打电话给姜岁初前就收到她的短信,说让他来巷子帮忙。她一向就不是个见义勇为的人,最懂明哲保身的道理。不是认识的人,她应该是不会多管闲事的。

见唐梓和裴烁那边还在胶着,姜明浩有些不耐烦的啧了一声,扭了扭脖子走了过去,加入了混战。

唐梓和裴烁都是高知家庭的孩子,虽然也打过架,但是对这种道上混的阴险手段还是有些难以应付。

混战了一会,黄毛那边显然不堪受敌,落了下风。

混乱之际,唐蜜跑到姜岁初身边。

“岁岁,你没事吧?”

姜岁初摇摇头,刚想说没事,唐蜜直接伸手拨开她额前的头发,说:“呀!你额头都肿了。”

陆祉年闻言回头看了一眼,看见她额头红肿一块还渗着血,他瞬间沉下脸,眼底是晦涩的暗。

黄毛早已鼻青脸肿,看见陆祉年瞬间黑暗的瞳孔身体不自觉地瑟缩了下。

连忙拱手求饶:“求求你饶了我,对不起,我…我…再也不敢了…….”

陆祉年全然不听,冷哼一声,下一秒比之前更重的拳头落在他的脸上,没几下他就晕了过去。

唐梓和裴烁在姜明浩的帮忙下收拾完其他几个人个人,发现陆祉年跟疯了一样揍已经昏过去的黄毛。两人面面相觑,连忙上前拉开他。

“阿年别打了,他已经晕过去了。”

打残打伤都没事,就怕把人打死了。

陆祉年甩开已经晕死过去的黄毛,起身走向姜岁初。

他静静的看着她,眼底还有戾气没有完全散去。

“疼吗?”

姜岁初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陆祉年,小时候的陆祉年一直都是听话有礼的乖小孩,从来不会和大院的孩子打架。

只有姜岁初和别人打架时,他才会上前帮忙。

姜岁初眨了下眼,抓了抓头发,说:“还好,不疼。”

听她说不疼,陆祉年眉头微皱,抬起手想要看看伤得重不重。姜岁初看着他伸过来的手,屏住了呼吸,就在他的手快拨开她的头发时,姜明浩一把拉过她。

发丝擦过陆祉年的手心,他看着姜岁初被圈住的手腕,嘴角紧抿,右边脸颊绷出一道长而浅的凹痕。然后手掌轻拢了下不动声色地收回手,插进裤兜。

小说《甜宠救赎: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最新小说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