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推荐 > 重生:娇弱继女她不再任人拿捏长篇小说

重生:娇弱继女她不再任人拿捏长篇小说

易子晏著

小说推荐连载中

《重生:娇弱继女她不再任人拿捏》是由作者“易子晏”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上一世家中突逢巨变,心机继母带着她的女儿回了老家,私自把父亲留给我房子对外租了出去。我年纪小不经事,脑子一热就跟着竹马去农场。重活一世,我不会再被任何人拿捏。极品继母想出租房子?我趁她不在家马上拿房产证直接租给其他人十年!伪善女邻居跟继母串通?我反手就跟她划清界限:跟你不熟,我家的事你别操心。父亲留下的祖传医书无比珍贵,我要仔细研习。这一世,我要去北大荒当知青。...

主角:何思为沈国平更新:2023-12-18 08:24:22

继续读书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小说推荐《重生:娇弱继女她不再任人拿捏》,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何思为沈国平,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易子晏”,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谢谢。”滕凤琴也在笑,只是脸上的笑有些僵硬。她这算不算是给别人做了嫁衣?在李国梁的带动下,沈国平也说了他的见解,他是军人,说的更精彩也独到,何思为边听,同时心里也暗暗说了句精彩。显然在这方面,沈国平有他的独特慧眼,分析时也更独到,让人容易理解...

《第16章》精彩片段


李国梁比何思为本人还激动。

他对身边的沈国平说,“现在的年轻人眼界宽,相信未来我们的祖国一定会越来越强大。”

何思为脸发烫,对上沈国平的目光,含笑点点头,扭回头去。

说话时,对方目光一直看着她。

或者说,周围的目光都看着她。

活了两世,还是头一次被这么多人看着。

刚刚,她已经强作镇定的与沈国平对视,此时扭回头刚松口气,就对上聂兆有和段春荣灼热和崇拜的目光。

何思为:......耳朵开始发烫了。

“思为,你太厉害了。”

段春荣也很激动,“思为同学,你那些军事文选这次有带出来吗?”

何思为点头,“这一去北大荒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我带了很多的书,如果你想看,可以借给你。”

“谢谢。”

滕凤琴也在笑,只是脸上的笑有些僵硬。

她这算不算是给别人做了嫁衣?

在李国梁的带动下,沈国平也说了他的见解,他是军人,说的更精彩也独到,何思为边听,同时心里也暗暗说了句精彩。

显然在这方面,沈国平有他的独特慧眼,分析时也更独到,让人容易理解。

沈国平为人沉稳,并未多说。

他停下来后,李国梁笑着看向何思为,“何同学,那你能不能听得出国平的理论和看法,是出自哪里?”

四周的视线落在何思为身上。

就是沈国平目光也看向何思为,他目光淡淡的,但是何思为却似看懂了那眼神的意思,他也想听听她的意见。

何思为与沈国平接触这几次,却也了解他性子冷,有种深居简出,万事都不关注的人。

难得看到他也有想知道的事。

“国梁同志,你这样问就为难思为了,她一个女孩子哪能懂得这么深奥的东西。”

“是克劳塞维茨的军事名著《军事论》吗?”

滕凤琴的话还未说完,就被何思为软软的声音打断。

她张张嘴,想着怎么化解尴尬,可惜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她。

李国梁激动的一只手拍在膝盖上,“小姑娘,不错。”

他们是在部队,所以看这样的书多,可是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小姑娘能懂这些,这才叫人震惊啊。

何思为不知道她微翘起的唇角,暴露了她的内心,将她那点小得意尽显出来,就像个等着被老师表扬的小学生。

沈国平眼里闪过赞赏,但并没有夸赞,而是平常口气的就事论事。

“不错,《战争论》是一部举世闻名的战争理论著作,不亚于中国的《孙子兵法》,很多喜欢看战争理论的人都了解。”

何思为微扬的唇角僵了一下,一对酒窝也淡下去。

果然还是个孩子。

沈国平垂下眼帘,眼底的笑意一闪而过。

这时,有乘务员进车厢来卖吃食,李国梁也转了话题。

等到了车厢接轨的地方,两人站着吸烟,李国梁才教育他。

“看看你,像冰块一样。难怪找不到女朋友。”

“小姑娘懂这么多,你见过几个?就是见过的,也不一定有她的视角独到啊。”

沈国平道,“小才更要打磨,骄傲使人失败。”

“你当这是你手下的兵啊。”李国梁也知道说不通他,这位不是傲,本身就非池中物,索性换了话题,“这次真打算把老爷子绑回来?”

沈国平看着窗外,“老爷子当年下乡后,后来上面发话,他也不回去,他身体越来越不好,放任他一个人在那边,我也不放心。”

李国梁还要说话,却突然机警的看向身后。

沈国平也回过身。

过道那里,滕凤琴一脸窘迫的走出来,“对不起,我过来方便,不是故意要偷听的。”

李国梁没说话,他看向身边的沈国平。

沈国平淡淡看滕凤琴一眼,又转回身看着车窗外。

李国梁才开口,“没关系。”

他长方脸,肤色黝黑,鼻直口阔,粗发浓眉,一双眼睛,虽然不大,严肃时也带着压迫感。

滕凤琴白了脸,她慌乱的点点头,转身快步离开。

回到座位时,滕凤琴的心还在飞快的跳着。

却更激动。

那个沈国平果然出身不一般。

何思为注意到她神色不对,却也只当没看到,转身假意翻找东西无视掉。

段春荣看滕凤琴一眼,直接了当的将不关心表现出来,扭头看窗外。

聂兆有也在掏饭盒,火车上有卖菜的,只是饭盒得自己拿,一抬头看到滕凤琴脸色不对。

“怎么了?”他关心的问。

滕凤琴往何思为那看一眼,然后才委屈的对聂兆有摇摇头。

聂兆有误会了,以为是何思为和滕凤琴之间发生了什么。

女孩子之间的事,他不好多说。

“我要去餐车买菜,要一起去吗?”

滕凤琴笑笑,“好啊。”

两人结伴走了。

段春荣才回过头,他问何思为,“你怎么不解释?”

何思为装不知道怎么回事的问,“怎么了?”

两人以前也不熟,这两天接触下来,段春荣不似聂兆有那么大条,也看出些不对。

段春荣为她着急,“刚刚聂兆有好像误会你和滕凤琴之间闹矛盾了。”

“不会吧?刚刚他一直坐在这里,我什么也没有做,什么也没有说啊。”

段春荣看着满脸疑惑的何思为,“你和滕凤琴很好吗?”

何思为就解释了一下她和滕凤琴的关系,‘顺便’将滕凤琴‘为了她下乡’的事说了一下。

她一脸苦笑,“凤琴姐为我牺牲这么大,我一辈子也还不清啊,好在她的工作没有丢,给她弟弟了,不然我更不知道要怎么还这么大的恩情了。”

察觉到不对,何思为扭头,沈国平站在一旁,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特别是沈国平的目光,让何思为就有种被看穿的错觉。

她:......

何思为想到这人给她的忠告,想到这人对她的误会,想到刚刚她说出他看的书,他又轻蔑的态度。

何思为傲娇的扭回头。

她说的是事实,又没有骗人。

干什么要心虚?

况且她怎么做他都觉得不好,那干嘛还在乎他的看法。

再说,他以为他是谁?

她为什么要在乎他的看法?

劝通自己,何思为立马轻松了。

段春荣对沈国平点头打招呼,继续和何国为说话。

“她是好心要照顾你,却也给你带来不少压力,正如你说的,就凭着这件事,这样的恩情,你一辈子都还不完。”

“是啊。”何思为无奈。

前世就是这样。

今生,何思为当然不会走老路。

只是她还没想好要怎么办,但是她知道不缺机会。

到农场那边后,她一定能找机会将这件事情扯平,决不能一直背着这个名声,让人人都觉得她欠滕凤琴的,用道德压着她一次次被滕凤琴欺负。

另一边,聂兆有也从滕凤琴口中刚知道她为了照顾何思为,而下乡的事。

“滕姐,你太伟大了,为何思为牺牲自己,放弃城里工作选择下乡。”

滕姐?

滕凤琴抽抽嘴角,“我也没比你们大几岁,叫我名字就行。”

又道,“师父活着的时候,对我很照顾,现在他走了,只留下思为一个人,我也不放心。噢,对了,思为不喜欢我在外人面前喊他爸爸师父,她一直觉得我在师父身边只学半年,又没有拜师,不算是师父的徒弟,如果不是师父突然走了....”

聂兆有一直觉得何思为很明事理,现在一听,才发现她并不是他表面看到的那样。

滕凤琴道,“思为挺好的,就是师父过世后,性子突然变了,我能理解,身边没有亲人,所以看谁都防着些。”

“滕...”

“叫我凤琴吧。”

“凤琴,何思为有你这样一个为她着想的好姐姐,她应该懂事。”

“思为还小,有些事想不通,对我也有误会,再大点就好了。”

三言两语,滕凤琴就在聂兆有心里将何思为的形象抹黑成不知感恩又不懂事的人。

等到两人回到座位时,聂兆有看何思为的目光也冷淡了许多。

晚上五点多,车厢里的人差不多都在吃晚饭。

滕凤琴打开饭盒,里面放着两个馒头,她把饭盒推到何思为面前。

“思为,一起吃吧。”

“凤琴姐,不用了,我冲油茶面就行。”

聂兆有开口道,“只吃馒头太干,思为同学冲油茶面也分凤琴一份吧。”

小说《重生:娇弱继女她不再任人拿捏》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资讯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