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每日书城!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全本阅读姝色难逃!大理寺卿他如狼似虎

>

全本阅读姝色难逃!大理寺卿他如狼似虎

没电皮卡丘 著

古代言情 姝色难逃!大理寺卿他如狼似虎 顾凛忱孟筠枝

《姝色难逃!大理寺卿他如狼似虎》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顾凛忱孟筠枝是作者“没电皮卡丘”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坚韧貌美落魄贵女✖冷厉深情大理寺卿】【纯古言 双洁 甜宠 蓄谋已久 暗恋成真】礼部侍郎之女孟筠枝,云鬓酥腰、清丽袅娜,是洛京城里出了名的娉婷美人。与齐家公子有婚约,只待他为祖父守孝三年期限一过,便可议亲婚嫁。然而一朝事变,孟侍郎被污监守自盗,流放三年。孟筠枝这朵落魄娇花遵父命叩响齐家大门求助,却被拒之门外,借机退婚。求助无门之际更是被人设计卖进了红袖楼。——珠帘娇影,暖香浮动。红袖楼的房间里,那位素来冷沉狠厉的大理寺卿正死死压抑着体内翻滚的血气冲动。“孟筠枝,解药!”孟筠枝朝他莞尔一笑,纤手一点点解开他原本扣得一丝不苟的搭扣,“顾大人,我们各取所需,银货两讫。”——再后来,孟侍郎沉冤得雪官复原职,齐家公子上门挽回求原谅。淅沥雨声混着他不甚清晰的恳求声飘入内。然而屋内,孟筠枝根本无暇分心去听。她被人掐着腰摁在桌上,眉眼绯红。男人炽热气息流连在她颈侧,低沉的嗓音里是疯狂的占有欲。“让他滚。”...

来源:cd   主角: 顾凛忱孟筠枝   更新: 2024-05-17 05:1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姝色难逃!大理寺卿他如狼似虎》这部小说的主角是顾凛忱孟筠枝,《姝色难逃!大理寺卿他如狼似虎》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孟筠枝彻彻底底醒了,一张小脸睡得红扑扑,发丝微乱,眼神却十分清明。她连忙坐起身掀开帘帐。角落里的更漏昭示着现在是何时辰,她有些无奈地捂住脸。明明想好了要讨好他的,怎的睡过了头连起来服侍他穿衣这样重要的事都忘了...

第6章

早春二月,天气仍旧微寒。

好在昨日下了一日的雨,今日终是放晴。

日光尚浅,却已经散了些许薄雾,落在刚冒枝头的红梅上。

溯风院正屋内,地龙暖温正好。

屏风后的床榻帘帐仍旧垂着,须臾,里头倏地传来响动。

这应是自从孟家出事之后,孟筠枝睡得最好的一觉。

直至辰时过半,她才陡然醒来。

睁眼的瞬间,手下意识往外探去,脑袋也跟着转过去。

床榻之上,只余她一人。

昨夜男人躺过的那个位置已经微凉。

孟筠枝彻彻底底醒了,一张小脸睡得红扑扑,发丝微乱,眼神却十分清明。

她连忙坐起身掀开帘帐。

角落里的更漏昭示着现在是何时辰,她有些无奈地捂住脸。

明明想好了要讨好他的,怎的睡过了头连起来服侍他穿衣这样重要的事都忘了。

孟筠枝有些郁闷,只能暗自下定决心,明日一定要争取早醒。

门外传来敲门声,是香巧的声音,“姑娘,您醒了?

孟筠枝应了句,她和香草推门而入,手里端着盥洗用具。

顾凛忱的正屋之内,除了那衣柜里放满了她可以穿的衣物之外,没有什么女子之物。

连一根她可以挽发的木簪都没有。

房间里的窗牖半开,有风拂入内,吹动少女柔嫩脸颊旁的发丝。

孟筠枝随意抬手理了理,又继续垂眸用早膳。

她身上已经换上一套织锦绣花裙衫,腰身盈盈一握,自然束紧的布料到了身前被撑起,鼓鼓囊囊。

低垂着眉眼用膳时,浓翘的羽睫投出一小片阴影,鼻尖挺翘,唇瓣不点而朱。

香草和香巧在一旁尽心布膳,直待孟筠枝停了箸漱过口,才开口,“姑娘,方叔已在外头候了有一会儿了。

“方叔?

香巧恭敬说道,“方叔是顾府的管家。

孟筠枝不知这方叔有何事,但还是点头,让他进来。

“见过小姐。

方叔是顾家的老人,在顾府当差几十年,不过在面对孟筠枝这个“不清不楚住进来的姑娘时,仍旧恭敬有礼。

孟筠枝微微颔首,“方叔有何事?

方叔道,“大人特意交待了,待您醒后,要将屋里的东西规整规整。

孟筠枝下意识抬眸扫了眼屋里的摆设。

布局合理,摆放整齐。

虽然不明白这里有何可以规整的,但既是顾凛忱吩咐的,自有他的道理。

她站起身,“可需要我回避?

方叔连忙摆手,“不需要不需要。

他笑了笑,“要规整的皆是为您准备的东西,还需您给掌掌眼。

孟筠枝这下更懵了。

而方叔已经回过身,朝外招呼着。

紧接着,几个仆人搬着东西鱼贯入内。

美人榻,烷桌,梳妆台,镜匣,妆奁,香粉盒胭脂盒,秀凳,还有几个可以置于桌上、形状图案不一的青釉花瓶。

孟筠枝险些看呆。

直到方叔的声音响起,“小姐,您看这梳妆台放这里可好?

她循声回望,那儿正是窗牖旁,光线极佳。

孟筠枝点了点头,“…就放那里吧。

之后,方叔又就美人榻放哪里,花瓶如何摆放,一一问过她的意见。

将近半个时辰之后,房中下人散去,香巧和香草打了水,正在擦拭这些刚搬进来的这些家具。

方叔微微躬身,说道,“小姐若是想透气,亦可到院中逛逛,书斋中的东西一应俱全。

大人特意为孟小姐布置的书斋,孟小姐总得知道吧?

孟筠枝缓声应了句好,又道,“多谢方叔。

方叔笑了笑,“这是老奴应做的,有任何吩咐,您随时唤我。

说罢,他行礼退了出去。

孟筠枝眨了眨眼,望着已经大变样的房屋,还有些没缓过神来。

香巧不知何时去院里折了几支梅花枝,正要插在青釉瓶中。

梅花冷艳,鲜丽的颜色让屋里多了一抹亮。

梳妆台上的胭脂盒和香粉盒摆放整齐,她随手打开看了看,皆是从城中最有名的铺子里购来的。

香草见状,真心实意道,“大人对姑娘真好。

这话让孟筠枝倏地回过神来,她将胭脂盒放下,转身出了正屋。

从昨日到现在,这还是她第一次迈出这屋子。

顾府乃顾凛忱父亲还在世时,当今圣上赐下的,最近几年又再得顺明帝钦赐扩建。

占地大,府内宽敞,装潢利落干脆却又不失典雅,假山莲池,亭台楼阁,无一不是精心。

昨日落了雨,一夜过后,地上仍偶有潮湿。

空气中带着初春的寒凉,亦有庭院中红梅的淡淡香气。

书斋设在廊道的延伸处,与莲池水亭错对着,四周都是明窗,有幔帐轻轻挽起,两侧分别是两座八角门,挂有竹帘,现下竹帘亦是被收了起来。

里边桌椅暖榻俱全,矮桌上是把上好的古琴,斋内甚至还有取暖用的暖炉。

此时轻暖的阳光倾泻而下,照落在桌案的文房四宝之上。

四面通透,书斋明亮轩敞。

孟筠枝是礼部侍郎之女,琴棋书画于她而言,虽不算全才全艺,也有一两样精巧于心。

她垂眸,青葱指节轻抚在琴弦之上。

有段时间没抚琴,也不知会不会手生。

垂挂在两旁的幔帐被风拂起。

初春的风带着钻骨的寒意,尤其是在这样的雨后。

孟筠枝收回手,摸了摸鼻尖。

一旁的香巧折去正屋为她拿披风,正好回来,见此将披风披在她肩上,“小姐风寒还未好彻底,还得多注意些。

她扶着孟筠枝到暖炉旁坐下,目光下意识落在孟筠枝那张芙蓉面上。

顾府地界宽广,院落众多。

除了她和香草、香兰,府中亦还有其他女婢,但大人却从不准她们近身,亦不允许有女婢进入溯风院。

他的贴身侍从一直都是子昕,再不然便是方叔亲自伺候。

而如今,因为孟小姐,他让方叔从别的院子将她们调来。

在见到孟小姐之前,香巧心中亦疑惑,究竟是怎样的女子才能入堂堂大理寺卿的眼。

直至昨日在溯风院正屋见到人,她才明了。

或许也只有孟小姐,才能与大人并肩。

风华正好的年龄,袅娜多姿,一张脸蛋更是挑不出错。

一袭裙衫更是将她曼妙身形完全衬托出来,莲步轻移间,叫人一见方知,何为倾国倾城。

小说《姝色难逃!大理寺卿他如狼似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本阅读姝色难逃!大理寺卿他如狼似虎》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