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每日书城!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精选篇章阅读折她艳骨

>

精选篇章阅读折她艳骨

天晴晴天 著

古代言情 姜妤裴宵 折她艳骨

主角是姜妤裴宵的精选古代言情《折她艳骨》,小说作者是“天晴晴天”,书中精彩内容是:【纯古言强取豪夺 男主没道德有男德 追妻火葬场 重口玻璃渣糖】(控制欲!吃醋会发疯!双洁!白切黑病娇权臣vs坚韧步步为营小娇花)姜妤嫁给了性情如玉的首辅大人。他为她洗手做羹汤,对镜理云鬓;因她身体羸弱,从此一串白玉菩提不离手。世人都道他是圣洁的佛子落了红尘。直到,姜妤于佛堂窥见他将玉菩提缠于他人脖颈,漠然将人缢死……姜妤才知虚伪的温柔不过是他编织的金丝笼困住了她。一日耳鬓厮磨间,姜妤将匕首刺进了他心脏,从此远走高飞。推开千里外的宅门,本该断了气的夫君却笑得寒意凛然,将染了血的白玉菩提一圈圈绕于她手腕,虔诚亲吻,“妤儿,逃跑,是会受罚的……”*裴宵是蜷缩在阴暗角落的蛆虫,姻缘、人命于他都不过是争权夺利的筹码。可在夜夜温存里,他渐渐沦陷在一声声“夫君”中。后来,他只想要她……明知伦理道德不容,明知她在摧毁他,他也只要她!...

来源:cd   主角: 姜妤裴宵   更新: 2024-05-17 05:2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叫做《折她艳骨》,是作者“天晴晴天”写的小说,主角是姜妤裴宵。本书精彩片段:裴宵不敢再直视,将她的脚放在自己膝盖上,仔细检查,“还疼得很么?”“夫君揉揉就不疼了。”姜妤红着脸靠在他肩头。她身上的木槿香飘散开,裴宵呼吸顿了一拍。“妤儿这小嘴儿真是越发甜了...

第18章

裴宵掀起眼眸,少女明艳的容颜闯进他的视线。

粉白的小脸如同将熟的水蜜桃,双目澄澈,天生带着无辜的气质。

裴宵觉得,他要说一个“不字,它就能掐出水来。

裴宵喉头滚了滚,终是淡淡道“没有不喜欢。

“那就好,我也喜欢夫君。姜妤歪头浅笑,露出颊边梨涡。

少女娇憨真挚的模样,像初升的太阳。

裴宵不敢再直视,将她的脚放在自己膝盖上,仔细检查,“还疼得很么?

“夫君揉揉就不疼了。姜妤红着脸靠在他肩头。

她身上的木槿香飘散开,裴宵呼吸顿了一拍。

“妤儿这小嘴儿真是越发甜了。裴宵揶揄着,转过头。

两个人隔得太近,唇瓣相蹭。

红唇软软绵绵的,待人采撷。

裴宵脑袋一片空白,眸色深了几分。

“咳!

慧觉大师刚踏进门,就见这暧昧的一幕,道了声“阿弥陀佛,赶紧往回外退。

裴宵立刻弹开,挺直了脊背,“大师请进!

慧觉行了个礼,饶有兴致看向裴宵,“裴施主和夫人真是感情甚笃啊!

裴宵甩了个眼刀子,冷声道“大师修行佛法,怎么比市井百姓还爱议论是非?

裴宵不想跟他说些无稽之谈,看看姜妤的脚腕,又看看慧觉。

意思很明显,让慧觉大师看看姜妤的伤重不重。

可一向通透的慧觉大师,却只站着不动,故作不懂。

裴宵当然知道老和尚就是等他开口,然后借机再嘲讽他一番,裴宵偏也不说。

姜妤被夹在中间也不知道他俩打什么哑谜。

但姜妤也有自己的计划,没空猜,默默倒吸了口凉气。

裴宵瞧她面色如纸,疼得嘴唇都在抖,终没拗过去,指了指榻边的板凳,“烦请大师看看我家夫人的脚腕如何了?

“所谓关心则乱,裴施主稍安勿躁。慧觉大师终于见缝插针说出了想说的话。

裴宵无语凝噎。

慧觉大师满意地坐下,扫了一眼姜妤的伤,笑意顷刻敛去。

按他的预计,药膏日日涂抹,早该好了,可姜妤这脚怎么伤成这样?

慧觉收了玩笑的心思,肃然道“夫人的脚……若不好生保养,恐怕会瘸的。

“要不现在备马车回京?裴宵拧起眉头。

话音刚落,屋外倏忽一声惊雷。

这个时候下山太危险了。

何况能治此伤的人只有慧觉,他们下山又能怎样?

“你先去打盆水清理伤口。慧觉交代道。

裴宵没想到这么严重,应了一声,匆匆离开了。

等到裴宵走远,慧觉才又郑重其事问姜妤,“夫人,你老实告诉我,你脚上的伤怎么来的?

姜妤抱着膝盖的手兀自扣紧。

这伤当然是姜妤自己做的,她有她的目的。

慧觉和裴宵打得火热,她哪能和盘托出?

“就是在半山腰摔的!姜妤笃定道。

慧觉满含深意看了眼她的脚伤,没再多问,“这伤口太严重,可如今寺里缺了一味树色灵芝,不好配药膏啊。

“我没关系的!姜妤默默把脚缩进了裙摆里,暗自瞟了眼窗外,“劳烦大师不要在夫君面前说我的伤有多严重,夫君日理万机,我不想因为这点儿事让他烦忧。

慧觉倒没想到这娇滴滴的小娘子还挺坚韧的。

这般事事为裴宵考量,也难怪裴宵这块冰心性不稳了。

“没有药,今晚可能会很难熬,还可能高热。

慧觉背对着窗户,看不到越走越近的高大身影。

而姜妤却尽收眼底,摇头道“我忍得了!大师就跟夫君说有药可用,免得他担心。

“姑娘可真是……慧觉抬眼,眼中浮现一抹赞赏之色,“姑娘心性纯良,历经千帆,将来必有善果。

姜妤总觉得他这话意有所指,抬眸与他对视,“还望大师渡我。

她像信徒仰望神佛,渴望救赎。

慧觉心中生出一丝怜悯,沉吟半晌,开口道“渡人方能渡己。

姜妤不懂慧觉让她渡什么人。

还未来得及多问,裴宵已经端着水盆走了进来,将水盆横在姜妤和慧觉之间。

他高大的身躯也挡住了两人的视线。

“我给夫人清洗伤口吧,劳烦大师给夫人配药。裴宵比了个请的手势,赶客意味明显。

慧觉也不好再说什么,颔首离开了。

姜妤的心则沉到了谷底。

她像被裴宵装进了瓶子里,与世隔绝,听不到也看不到外界的一切。

她挫败地垂下眼睫,裴宵则蹲在她身边帮她洗脚、清理伤口。

如玉般的手轻而细致,生怕把她弄疼了。

可就是这样一双温柔的手,捂住了她的眼睛和耳朵。

姜妤有些窒息,缩了缩脚,“夫君,我已经好了,你别担心,早些歇息吧。

这腿肿得跟水萝卜似的,她还敢大言不惭说自己好了?

裴宵至下而上望着她苍白如纸的脸,勾手抹去了她鼻头渗出的汗,“夫人先休息,我去找药。

“夫君!姜妤眼见他要走,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袖,轻蹙娥眉,“外面雨大,你别乱跑了啊。

她眼中的担忧一览无余。

这三年,每每裴宵要出远门办公务,她都是用这种眼神看着他,絮絮叨叨衣食住行都要交代个遍。

起初,裴宵觉得多余、繁琐。

许是时间久了,习惯了。

现在再出远门,不听她啰嗦两句,还不适应了。

裴宵揉了揉她的头发,“夫人安心,我去去就来。

裴宵走的时候,随手拿了斗笠。

姜妤松了口气,事情应该成了!

她脚腕上的伤是她自己故意摔的。

这几日哄着裴宵,也是想让裴宵愧疚,怂恿他去半山腰。

暗地里,姜妤已经提前摸索好了路线,只等裴宵一离开,她从后门趁着夜色,去见孟清瑶……

已至戊时,屋外雨势渐歇,雾色氤氲,连灯笼也只能照出脚下一方天地。

裴宵披了斗笠,正要往半山腰去,让人生厌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裴施主可真是位好夫君,既如此珍爱自家夫人,何不敞开心扉?

小说《折她艳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精选篇章阅读折她艳骨》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