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每日书城!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畅读精品小说折她艳骨

>

畅读精品小说折她艳骨

天晴晴天 著

古代言情 姜妤裴宵 折她艳骨

《折她艳骨》是作者 “天晴晴天”的倾心著作,姜妤裴宵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纯古言强取豪夺 男主没道德有男德 追妻火葬场 重口玻璃渣糖】(控制欲!吃醋会发疯!双洁!白切黑病娇权臣vs坚韧步步为营小娇花)姜妤嫁给了性情如玉的首辅大人。他为她洗手做羹汤,对镜理云鬓;因她身体羸弱,从此一串白玉菩提不离手。世人都道他是圣洁的佛子落了红尘。直到,姜妤于佛堂窥见他将玉菩提缠于他人脖颈,漠然将人缢死……姜妤才知虚伪的温柔不过是他编织的金丝笼困住了她。一日耳鬓厮磨间,姜妤将匕首刺进了他心脏,从此远走高飞。推开千里外的宅门,本该断了气的夫君却笑得寒意凛然,将染了血的白玉菩提一圈圈绕于她手腕,虔诚亲吻,“妤儿,逃跑,是会受罚的……”*裴宵是蜷缩在阴暗角落的蛆虫,姻缘、人命于他都不过是争权夺利的筹码。可在夜夜温存里,他渐渐沦陷在一声声“夫君”中。后来,他只想要她……明知伦理道德不容,明知她在摧毁他,他也只要她!...

来源:cd   主角: 姜妤裴宵   更新: 2024-05-17 05:2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折她艳骨》,是作者“天晴晴天”笔下的一部​古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姜妤裴宵,小说详细内容介绍:他疯起来,什么都敢付之一炬。慧觉太了解他了。他一瞬不瞬盯着后院,不敢再言语。而裴宵已经疾步闯入了夜色中,去往半山腰寻树色灵芝了...

第19章

裴宵不肖回头,也知道是那阴魂不散的慧觉。

他漫不经心擦着镰刀上的泥土,温声道“大师是不是忘了,当初是你叫我就算演夫君,也要演得像些,别露了破绽?

“我可没教过你冒雨给夫人采药,没教过你冒险给夫人吸蛇毒,我一个出家人更不会教你说情话、撩拨姑娘……

裴宵手中镰刀一转,抵在了他脖颈上,“一个女人而已。

刀尖深入几分,割破了慧觉的皮肉,“管好你的嘴,若再让我发现你在姜妤面前胡说八道,青云寺立刻就会成为乱葬岗。

话音刚落,山涧中传来一声狼嚎。

暗夜里,裴宵的眼像独傲于林的苍狼,杀意森森望向青云寺后方的破败院落,“我说的坟场包括你守着的那座冷宫。

裴宵说的,就是后山供罪妃们思过的地方。

他疯起来,什么都敢付之一炬。

慧觉太了解他了。

他一瞬不瞬盯着后院,不敢再言语。

而裴宵已经疾步闯入了夜色中,去往半山腰寻树色灵芝了。

他刚出了青云寺的大门,脚下一滑,白衣上满是泥泞。

青云寺所在的山体陡峭,半山腰尤为湿滑。

姜妤脚上本就有伤,也这么摔一跤,想也知道多疼。

裴宵脑海里不禁浮现出她抱着膝盖,瑟缩如猫儿的画面,心里莫名有些发毛。

他也没心思清理泥秽了,穿着湿漉漉的衣衫,往半山腰赶。

可刚走了两步,忽而脚步一顿,悠悠望向右手边的密林。

几棵松树被暴雨压弯了腰,风雨飘摇中格外显眼。

明明离寺庙五十步之遥就能采到松枝,为什么姜妤会舍近求远,去半山腰?

这不合常理。

难道……她在说谎?

她骗他?

她竟敢骗他?

裴宵双目一眯,寒气四溢,转身回了禅房……

彼时,姜妤用布条缠紧了伤口,悄悄往后山去了。

孟清瑶休养的院落名唤“锦绣园。

姜妤还以为给公主住的是独栋禅院。

走近些,却依稀听到很多女子的声音,疯疯癫癫的。

姜妤摸索到了一扇半掩的门。

院子里只点了一盏灯笼,残破又昏暗。

几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对着灯笼跪拜,高呼皇上万岁,画面很诡异。

倏忽,一只手捂住了姜妤的嘴巴,往僻静处拖。

两人到了后院一座小佛堂里。

透过昏黄的光,姜妤才看清身后的人,“姨母?

“妤儿,妤儿你终于来了,姨母等你好久了。孟清瑶握住她的手,急切道。

她虽然发髻凌乱,但应还有意识,不然也不会在门口等姜妤了。

姜妤手抵着唇,示意孟清瑶先禁声,而后把小佛堂的门窗都关上了。

“姨母癔症好些了?

“妤儿!孟清瑶抹了把泪,“我哪是什么癔症啊?是裴宵指使太医给我灌药,我才神志不清的!

这话证实了姜妤的猜想,可她还是觉得心惊肉跳。

裴宵能指使太医,还能封住公主的嘴巴,好大的本事!

孟清瑶只当姜妤还不信,举手起誓,“是真的!幸亏我身边还有个忠心的丫头,给药的剂量轻了些,姨母才撑到现在啊!

孟清瑶说话有条理,姜妤当然是信的。

她帮孟清瑶顺了顺气,问道“姨母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你能来找我,还算你不糊涂!孟清瑶叹了口气,“妤儿,裴宵那是个偷龙转凤的假货!你被他骗了三年!

虽然姜妤早就猜到了,但还是后背冒冷汗。

裴家在京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

她这枕边人是怎么瞒过裴家上下和京城诸多眼睛的?

姜妤紧抓着孟清瑶的手,“姨母从前是见过裴宵的,可能看出他现在的样貌秉性和以前是否不同?

这话把孟清瑶问住了。

京城宴会,孟清瑶也常与裴宵打照面,人是她从小到大看过来的,不可谓不熟。

可单看样貌还真还不出差异。

孟清瑶也不明白,“这世间奇闻怪事多得很,谁知你枕边人是不是学了什么歪门邪道,改头换面成了裴宵的模样?

孟清瑶这么说,只会让姜妤更觉得毛骨悚然。

难道她不仅不知道身边人是谁,连他真正的样貌也没见过?

这太荒谬了!

“妤儿,不然你可以仔细去观察下他的皮相,肯定能看出破绽,他是假的!谁知道他是什么妖魔鬼怪?

“他若不心虚,为何要杀我女儿,为何要给我灌药?

孟清瑶越说越激动,眼中癫狂之色渐渐浮现。

姜妤有种错觉,孟清瑶恨不得递把刀给她,让她现在就去捅了裴宵。

孟清瑶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

姜妤扶住她的肩膀,深深看着她,“姨母,你先别激动,先告诉我这话是谁跟你说的?

“是沁芳苑的妓子蓉娘!孟清瑶笃定道“前些日子那妓子晕倒在公主府门外,我好心让人救了她。

她才声泪俱下地告诉我,当今首辅是她儿子!

裴宵换了身份做了大官,不想人知道他这身世,才跟他娘断绝了关系。

孟清瑶啐了一口,“要不怎么说裴宵是畜生,连自己的娘都不认了!

姜妤听这话漏洞百出,摇了摇头,“也许她随口胡诌,怎能做的准?

“所以我才拿着喜服问你啊!孟清瑶也抓住姜妤的手腕,“妤儿,你枕边睡得是太傅府嫡子还是哪个阴沟里的野种,你都分不清吗?

小说《折她艳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畅读精品小说折她艳骨》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