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每日书城!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精修版囚宠强撩:公主深吻高冷权臣

>

精修版囚宠强撩:公主深吻高冷权臣

明摆着大佬 著

古代言情 囚宠强撩:公主深吻高冷权臣 谢运柳姒

《囚宠强撩:公主深吻高冷权臣》主角谢运柳姒,是小说写手“明摆着大佬”所写。精彩内容:他是清流世家的嫡长子,直到被她囚禁后,他才发现以前对自己恶意满满的她居然还有如此腹黑阴暗的一面?但是他堂堂世子郎君,怎么甘心被一个这般折辱。于是他选择漠视,让那个人无论对他有何目的,都再也不能折辱他。 谁料重生之后,他居然得知,她居然对他一见钟情!他戏谑地看着她真诚的眼神 ,这世上还有比这更有趣的事吗?...

来源:cd   主角: 谢运柳姒   更新: 2024-05-17 06: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囚宠强撩:公主深吻高冷权臣》中的人物谢运柳姒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古代言情,“明摆着大佬”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囚宠强撩:公主深吻高冷权臣》内容概括:一个月前公主府的布置跟上一世亦没有什么差别,一切熟悉的让柳姒恍如隔世人一放松下来,就会感到疲倦于是柳姒开始懒得走动,整日就在自个院中晒晒太阳吹吹风大齐不似前朝,于女子并无太大约束丧夫后可再嫁,丈夫下葬后,女子也可参加歌舞宴席男子亦然所以前几日静仪公主组织的宴席也给柳姒送了一份请帖,不过柳姒给拒了一来她不会那些人情世故,二来她实在是懒但宴席的主人却看不下去了帝之五女,静仪公主柳妙...

第13章

青云巷谢府上下气氛比以往更加严肃密静,下人们皆大气不敢喘,行事小心谨慎,生怕惹得主子不快。

只因谢府的大郎君谢晏,已经失踪了十几日,遍寻不得其踪。

西柔居的空气里飘满了苦涩难闻的药草味儿。

大娘子当日听闻谢晏失踪一事,急火攻心晕了过去,名贵药材不停地送进去,汤药也吃了不少,仍不见好转。

主屋里,一个云鬓微乱,满面病容的貌美妇人倚坐在床上,身后垫了个金丝缠枝绣花靠枕。

容息端了药碗伺候海秦芳喝药,海秦芳却容色恹恹,看着深黑色的汤药嘴里发苦,摇了摇头,“我不想喝,你放一边罢。

容息是海秦芳的陪嫁丫鬟,一直跟在她身边几十载,自是知道她不欲喝药的缘由。

大郎君凭空消失了十几日,如何寻都寻不到,生死不知,又叫海秦芳如何能安心喝药。

“娘子,还是喝了吧,身子要紧。容息劝道。

闻言,海秦芳眼中含泪,“若是晏儿有事,我还要这身子做什么?

这样的话,近来她日日都要说上几遍。

正为难间,容息听得屋外下人问安的动静,转头看见谢运进屋,忙道“相公快些劝劝娘子,娘子不愿吃药,婢子也不知该怎么办了。

谢运一身紫色官袍,腰佩金鱼袋,应是方才下了朝来不及更衣,便来了西柔居。

海秦芳见着谢运,像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起身来急急问,“可是有晏儿消息了?

谢运摇头,“尚未。

见状,海秦芳只得又暗暗垂泪,悲伤不已。

谢运撩袍坐在床沿边,握住她的手,给她拭泪,“虽未寻到人,可也没有坏消息传来,说明晏儿如今至少没有性命之忧。

听得自家丈夫安慰的话语,她再也忍不住,扑进谢运的怀中哽咽,“夫君,晏儿如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活啊!

叹息着轻拍了拍海秦芳的背,谢运伸手从容息手中接过药碗。

“芳娘,快些把药喝了吧,晏儿和旭儿若是知道你身子不好也会担心的。

谢晏是他们二人的长子,字竹君。

旭儿则是他们的第二子,名曰谢旭,是个天生有反骨的。

士农工商,他偏偏喜商道。

早年谢运命他读书入仕,他偏不是那块料,动了多少家法也没能让他在这上面成个气候,后来谢运懒得管,索性随他去。

只是齐律不许官员及其亲眷私自经商,于是谢运只将谢氏下头的铺子交给谢旭打理。谁知谢旭在这方面倒是块好料子,年纪轻轻便将铺子经营得有模有样。

如今正远在波斯做一批茶叶生意。

海秦芳听他提起自己的两个孩子,像是想通了,乖乖喝药;在一旁看着的容息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喝完药,接过容息递来的帕子擦嘴,海秦芳想到了什么,又是忧愁,“今日四月廿一,是晏儿的生辰,也不知道他如今在哪儿,过得好不好。

絮絮叨叨地又对着谢运说了好多,谢运皆耐心地回应。

容息看着眼前这一幕,悄悄退下。

自家大娘子能喝药她自然高兴,只是看着相公眉宇间的忧愁,她叹了口气。

谢运乃正三品侍中,宦海沉浮,他早已是修得喜怒不形于色。然,再厉害也不过是凡胎肉体,血肉之躯。

亲子失踪,焉能不忧?

不过是不轻易让人发现罢了。

周遭寂静,更深露重,人都睡下时。

柳姒推开谢晏房门,提着个食盒摸进来,掏出火折子把桌上的灯烛点上,她过去将谢晏叫醒。

谢晏一时还有些睡意朦胧,就被柳姒推着坐到了桌前。

“先别睡,吃了这个再睡。柳姒把盖子打开,拿出里面的东西摆在谢晏面前。

是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饼,上面还卧了个荷包蛋,葱花点缀其中。

香味儿扑鼻而来,谢晏的睡意顿时也没了。

“为何吃它?他问。

“我听说今日是你的生辰,趁热快吃了吧,一会儿就坨了。柳姒将谢晏按在凳子上,把筷子塞进他手里催促。

谢晏些许愣神,拿着筷子没反应过来。

“如此夜深,你从何处得来的这碗汤饼?

柳姒脸不红心不跳,自然而然地道“傻啊,当然是我去后厨亲手做的,难不成还是偷来的?

她有些不耐烦,嫌他话多,“快点儿吃,再晚些就不算是你的二十五岁生辰了。

谢晏只得拿筷子吃起来,柳姒偷偷注意他的表情,见没有什么异常,松了口气。

这汤饼自然不是她亲手做的,是她把后厨的人叫醒下的一碗。

因就寝时谢晏的头发披散了下来,他低头吃汤饼时几缕长发滑到了胸前,有些碍事。

柳姒起身绕到谢晏背后,伸手把长发拢在手中,五指成梳一下一下地替他打理好,然后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根发带,将全部长发不紧不松地系好放在他身后。

感觉到头皮传来的轻柔酥痒,谢晏顿了一下,没有说话。

做完这些,柳姒坐在谢晏对面,手捧着面颊,乖巧地看着他。

半夜被人叫醒,就为了吃一碗汤饼,谢晏倒也没发怒,就这么姿势端正地把汤饼吃完。

等谢晏吃尽,柳姒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谢晏,生辰快乐。

女子说话间眼中闪着星辉,在这只点了一盏烛火的昏暗屋子里显得格外夺目。

面前人的举动,让谢晏兀地有些看不懂她。

如此夜深,就为了让他吃一碗汤饼。

“多谢。他道。

虽然她是置他于这种境地的始作俑者,但看在这碗汤饼的份上,他还是应当谢谢她。

“今日是你的生辰,你有什么想要的?只要是我能做到的,都行。柳姒难得大方,说出这句话。

其实根本就是她睡前才想起今日是他的生辰,来不及准备生辰礼,所以随便许他个愿望罢了。

像是知道谢晏要说什么,柳姒又道“放你离开除外。

谢晏沉吟片刻,提出自己的要求,“我要能出这间屋子。

本以为柳姒会同意,谁知她笑着摇了摇头,“不行。

“为何?

“你知道的,你会想办法逃走。她认真地盯着他的双眼。

……

那点心思似乎在柳姒的双眸中无处遁形,谢晏头一次有点儿狼狈地逃开她的目光。

“我不会。他否认。

“你会。她笃定。

屋中气氛一瞬间僵持不下。

见柳姒似乎真的没有松口的意思,谢晏没再坚持,只是语气带上了熟悉的似讥似讽,“公主既做不到,那便罢了,除了这个,我也没什么想要的。

他看似是退了一步,实则是在激柳姒答应,奈何她不吃这套,“既然你还没想好,就先欠着,等你想好了,可以再提出来。

此话一出,谢晏顿时被噎住,冷着脸不再看她。

而柳姒也懒得搭理他,两人不欢而散。

柳姒自然知道谢晏如今想要的,只有自由。

其实她最开始也没打算囚禁他,是他自个儿要将那块帕子烧掉。

若世人皆有不愿提及的伤疤,那柳姒的伤疤便是“脏。

她前世惨死,说到底和谢晏无关。

可她无法不怨他,她甚至恶毒地想让谢晏也尝尝她经历过的痛苦。

但她终究没有这么做。

她只是囚禁了他。

小说《囚宠强撩公主深吻高冷权臣》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精修版囚宠强撩:公主深吻高冷权臣》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