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每日书城!

首页全部分类霸道总裁›甜哭!阴鸷霍总娇养难哄小祖宗全集小说阅读

>

甜哭!阴鸷霍总娇养难哄小祖宗全集小说阅读

一块糖粘糕 著

棠岁晚霍时川 甜哭!阴鸷霍总娇养难哄小祖宗 霸道总裁

《甜哭!阴鸷霍总娇养难哄小祖宗》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棠岁晚霍时川,讲述了​【重生,甜宠,复仇,双向救赎】“我真感谢你,是你给我们家带来了这么大一笔的财富,还用你的牺牲帮我们攀上了大船……哦对了,我会继承你的画作,好好地在老师的指导下开个人画展的!”被人利用,性命垂危,所有的一切都被人冒名顶替,她最后含恨而终……再睁眼时,那个阴鸷少年将她揽在怀中,强迫她,在她指尖上落下轻吻。上一世,她怎么就觉得他单纯只是见色起意?他明明是真爱着自己!嫁豪门,虐渣渣,这一次,属于她的东西她不会放手,也断不会再让他们算计!某人眯着眼:“你真的要嫁我?”她:“是。”他将人紧紧抱住:“可不许反悔!”...

来源:cd   主角: 棠岁晚霍时川   更新: 2024-04-04 06:0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霸道总裁《甜哭!阴鸷霍总娇养难哄小祖宗》,讲述主角棠岁晚霍时川的甜蜜故事,作者“一块糖粘糕”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小姑娘很淡的笑了笑,转回了头,“不用了,该带的我都已经带上了。而且,又不是永远不回来了。”居翊了然的点头,耳尖动了动,捕捉到一楼客厅的零星动静,主动提议,“那我们现在去您的画室收拾画吧?”霍时川将卧室门关上,往隔壁的画室走去,“我想带走的大概有十几幅油画,大部分都是小幅的,不过有两个比较大,是不是需...

第8章

居翊没跟进霍时川的卧室,只是在门口恭顺的站着,等着霍时川将行李箱滚出来,才躬身伸手,“棠小姐,给我吧。

霍时川将行李箱的把手松开,居翊撩起眼皮飞快的扫了一眼霍时川的卧室,轻声询问,“棠小姐,还有别的东西需要带走吗?

霍时川回眸看了一眼自己住了十几年的卧室。搬进来时她还只有三四岁,父母却用心的布置了华丽的粉色公主床,床头的白墙也亲自动手漆了一道弯弯的彩虹。

如果没有那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叶蒹葭和棠峦会是霍时川最牢固的后盾和依靠。

小姑娘很淡的笑了笑,转回了头,“不用了,该带的我都已经带上了。而且,又不是永远不回来了。

居翊了然的点头,耳尖动了动,捕捉到一楼客厅的零星动静,主动提议,“那我们现在去您的画室收拾画吧?

霍时川将卧室门关上,往隔壁的画室走去,“我想带走的大概有十几幅油画,大部分都是小幅的,不过有两个比较大,是不是需要专门找托运公司?

居翊赶在楼下动静闹大前,关上了画室的门,将一切动静隔绝在外。

听到霍时川的问话,他笑了笑,“棠小姐不用担心,霍家有开设的物流公司,你将需要带走的画作指给我看看,保证给您原封不动的送到京都。

他不急着出去,温声询问,“棠小姐,您马上要入住霍总的住宅,请问您对住宿和吃食上有什么要求吗?

霍时川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闻言歪头想了想。浓密的长卷发顺着她的肩头滑落,轻盈的铺洒在纤瘦脊背上。

“这个没有……对了,我可以和你问问霍时川的事吗?

居翊眸色微动,作为霍时川的心腹,他不敢说是最了解霍时川的,但至少,他已经充分的意识到面前这位娇小姐的重要性。

“棠小姐想了解哪方面呢,我一定将知道的都告诉您。

……

画室的门被轻轻叩响时,霍时川正听居翊讲霍时川工作时的事情听得津津有味。

居翊就站在门边,立刻止住声音,将门打开。

霍时川就站在门口,来时妥帖的西装略微乱了一点,镶嵌着碧绿宝石的领带夹歪了些微弧度。

线条锋锐凌厉的脸庞上本是面无表情、生人勿近的,直到看到了乖乖坐在椅子上的霍时川,男人眼眸一瞬间柔和,嗓音压得很低,“晚晚。

霍时川起身,小步跑到了霍时川面前,长睫轻颤,略微嗅了嗅。

“你抽烟了?她闻到了很淡的烟草味。

霍时川眉梢微扬,失笑道,“只是拿了一会儿,没有抽。

他的指尖在空中停顿了片刻,试探性的碰了碰小姑娘软软薄薄的耳朵,轻叹道,“晚晚的鼻子真灵。

霍时川相信他。从以前到如今,霍时川答应自己的事,没有不做到的。

她往下看了眼,“叶建和还在下面吗?

霍时川眸色渐深,轻描淡写道,“我报警了,警察已经把他带走了。

居翊迅速抬头看了霍时川一眼,眸中神色似是有些惊讶。

霍时川却没有半点奇怪,她是在义务教育下长大的,根正苗红,对于有困难找警察这件事深信不疑。

她点点头,就听霍时川继续说道,“不确定那杯牛奶里面加了什么,我已经让人带去化验了。等到了京都,晚晚先去做个身体检查好吗?

像是担心小姑娘抗拒,霍时川的声音放得低柔,“不会很麻烦的。

就算霍时川不提,霍时川自己也会这么要求的,此时毫无疑义的应了声。

乖宝。

霍时川无声的笑了笑,半蹲下身,以仰视的姿态看着霍时川。

在京圈只会让无数人躬身折腰的冷血阎王,却在偏远小城,向他的宝贝屈膝半蹲,主动献上了掌握权。

他伸出自己的手掌,向上摊平,冷锐森寒的眸融化了寒冰,隐约藏着深沉渴求欲.色,“那晚晚,跟着我去京都,好吗?

或许霍时川表现出的乖顺只是因为别无出路,被亲舅舅待价而沽一样的对待,小姑娘心软又善良,怎么可能没有一点伤心难过。

但是无所谓。

只要他的乖宝到了他身边,他就不会让她再离开。

霍时川唇角微弯,看着霍时川颤着眼睫将手慢慢的搭了上来。

他收紧手掌,将小姑娘的手拉到眼前。

垂眸轻轻吻上那葱白微粉的指尖。

被突出眉骨投下的阴影掩盖处,是浓郁到化不开的偏执占有。

怕我吗?

——别怕,所有的一切我都愿意为你献上。

予取予夺。

/

霍时川是被霍时川牵着手带下楼的。

客厅像是遭受了一场袭击,沙发和茶几都横七竖八的远离了原本的摆放位置。

有帮佣在忙忙碌碌的在清理卫生,霍时川随意扫了一眼,就见到其中一人手里卷着花纹熟悉的地毯,上楼前还铺在客厅中,只是不知为何,边缘像是被污染了,颜色突兀的深了一大块。

不等她多看,手腕处的牵引力让她下意识转回了头。

客厅和餐厅聚集的帮佣不少,所有人的脸上都笼罩着一层惊恐畏惧,在霍时川脚步轻盈的下来后,楼下愈发的沉寂了。

霍时川路过时,就听到了一道道小声却恭敬肃穆的喊声,“小姐。

见过了叶建和那宛如死狗一样的惨状后,所有人无比清楚的意识到了一个事实。

霍时川不再是那个安静沉默、寄人篱下的孤女了。

她现在是这栋房子的主人,是他们真实的雇主。

更何况,她的身后还站着那么一个令人瑟瑟发抖、畏惧难言的男人。

霍时川不知内情,但大概能猜出来。

前世作为灵魂状态跟着霍时川时,她就已经见识过了男人狠辣决绝的手段。

那时,叶建和和陈颖奄奄一息,惊恐麻木,被送上法庭都忙不迭的争抢着承认自己的罪行。

而被送进监狱时,两人眼中爆发出的却是十足的喜悦和希望。

仿佛几十年的监禁生涯对他们而言更像是一种解脱——不用面对霍时川怒火的解脱。

霍时川绕过了客厅的承重柱,在餐厅见到了陈颖和叶梦。

为了安抚叶梦的情绪,陈颖下午带着女儿出门购物了。

出门前还趾高气昂的母女俩,这会儿双眼发直,脸色苍白的坐在餐厅椅子上。

见到霍时川出现、又或者是见到了她身后的霍时川,叶梦狠狠打了个冷战,整个人不受控的使劲往椅子里蜷缩,仿佛借此可以逃开男人冰冷嗜血的眼神。

霍时川的肩膀被男人的手掌抵住了。

推力很轻,让霍时川下意识慢下的脚步恢复了正常速度。

就在即将擦肩而过时,叶梦突然发出了一声凄厉尖叫。

“他杀人,他会杀人!霍时川,你早晚也会被他杀了的!

小说《甜哭!阴鸷霍总娇养难哄小祖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甜哭!阴鸷霍总娇养难哄小祖宗全集小说阅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