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每日书城!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引凤台畅读佳作推荐

>

引凤台畅读佳作推荐

之知 著

古代言情 引凤台 沈妤谢停舟

《引凤台》,是网络作家“沈妤谢停舟”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重生 大女主双强 家国天下 权谋】  十七岁前,沈妤是横刀立马的将门嫡女。  十七岁后,她成了江府病骨支离的侍郎妻。  父兄战死,沈家满门忠烈,她背着骂名嫁给了江敛之。  原以为他是她的救命草,没想到却是她的夺命刀。  曾经征战沙场的将门虎女,却被一场阴谋溺死在冰湖中。  重回父兄战死那一年,她踽踽独行,一路走来都是这世道的满目疮痍。  无人报的仇,她来报,无人给的公道,她来给。  天道不公,她便覆了天道,奸佞当道,她便杀了奸臣。  翻旧案,斩奸臣,杀宿仇……  她只管一往无前,每每回头,身后总有一人卓然而立。  谢停舟:“去做你想做的事,莫怕,我陪你覆了这天下。”...

来源:cd   主角: 沈妤谢停舟   更新: 2024-04-04 06:0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引凤台》,现已上架,主角是沈妤谢停舟,作者“之知”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赶紧去!”沈妤推了他一把,“大男人婆婆妈妈的干什么?”等人一走,沈妤靠在暗处休息,脑中豁然开朗。这辈子必定不会像前世一样,十万将士在,父亲和哥哥也都还在,关内的百姓也能安居乐业。半个时辰后,哨音又从风里传来。沈妤活动了下手脚,打了手势带着剩下的十余人朝粮草库摸去...

第14章

沈妤眼睛一亮,“我哥也发现问题所在了。

“我去烧了他们的粮!你去断路,事成之后给我打声招呼,烽火一燃,他们必定回防,我哥正好趁机杀个回马枪。

孔青暗自心惊,大小姐脑子转得太快了,要不是夜风催人清醒,很难跟上她的节奏。

孔青起身后又蹲了回去,“要不我留下吧,你去断路,我看这西营里还有两千余人,太危险了。

“赶紧去!沈妤推了他一把,“大男人婆婆妈妈的干什么?

等人一走,沈妤靠在暗处休息,脑中豁然开朗。

这辈子必定不会像前世一样,十万将士在,父亲和哥哥也都还在,关内的百姓也能安居乐业。

半个时辰后,哨音又从风里传来。

沈妤活动了下手脚,打了手势带着剩下的十余人朝粮草库摸去。

天色依旧很暗,暴风雪来临之前,浓密的云层压得极低,连天上的星子也看不见一颗。

沈昭举目眺望,西厥营中狼烟迟迟不起。

他等得有些焦躁,压在刀柄上的拇指无意识拨弄着。

“再等半刻,再不起烟也直接进攻。

时间一息一息走着。

前方斥候打马而来,“燃烟了!

“攻!

一万精骑闻风而动,向着西厥北营进发。

营内厮杀声阵阵,沈昭赶到时,正看见沈妤抽刀而出,刀刃带出一连串的血珠。

沈妤也看见了他,挥刀砍死一个西厥士兵,说“哥,营里只剩两千人,你带人去南营抄他们后背。

营中火光大盛,沈昭拉弓射死一个,“我留两千人给你。

沈妤“一千!

“我说两千就两千。

沈昭不等她反驳已经下令,留下两千人后带兵走了。

营地里充斥着血腥气,精骑清点人数,俘虏西厥士兵三百。

沈昭赶到南营时天刚蒙蒙亮,他带八千士兵从西厥右后侧包抄,沈仲安带兵压在正面。

从被包围阵势转为包围。

虽然上次西厥死伤不少,但西厥军的人数比他们想象中还要多。

哪怕是如今包抄的阵势,也依然没占太多上风,西厥军也没讨到什么便宜。

沈仲安把手伸在风里,朔风从指间穿过,他皱着眉望着战场,斟酌一番后下令

“撤!

大军后撤,半途中鹅毛大雪就落了下来,幸亏走得早。

副将策马在沈仲安身侧兴奋地说“好久没打过这么爽的仗了,西厥以为我们要突袭南营,结果听说北营被烧即刻回援,嘿嘿,头一回把西厥人当傻子遛。

沈仲安道“下雪了,这一仗不容易,西厥人这一战死伤不多,还没有伤及根本,整兵后还能再攻,不可掉以轻心。

副将连声称是。

沈昭愁眉不展,一进营便问“还有一队人回来了吗?

守营的士兵道“没有。

沈昭望着北方,眉心紧蹙。

西厥北营只有两千余人,沈妤不至于被绊住这么久,除非……

除非马道没断,去突袭的西厥人及时回防将她堵在了那里!

沈昭越想越心惊,对刚回营休整还未散去的士兵道“传我令,即刻点兵三万,随我去西厥北营。

沈仲安还没回帐就听见他喊了这么一声,急忙回身问“你干什么去?!

沈昭喉咙堵着,策马过去停在沈仲安身边,脸色发白,“阿妤……阿妤只带了两千人留在西厥北大营,现在还没有回来。

“什么!她什么时候来的?!沈仲安一口气险些没提上去,拎着马鞭子指着沈昭,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率先翻身上马,鞭子在马臀上一抽,奔至大门时,却又停了下来。

大雪纷飞,片刻就将天地融入一片茫茫雪色。

沈仲安立在雪中,一头是亲生女儿,一头是大义。

如若在此刻出兵,那很有可能在暴雪中遭遇被西厥人前后夹击的状况。

他不仅仅是一位父亲,而是一名身系万千将士性命的将领,要做抉择是何等的艰难。

“传我的令,全军休整。

“将军!沈昭失声。

沈仲安抬手制止他继续说下去。

他何尝忍心,但他不能因为一己之私便拿万万人的性命去赌。

沈昭知道他在想什么,沉默须臾,忽然一扬马鞭便往营外奔。

父亲可以放弃阿妤,但是他不可以,他是她的哥哥啊,从牙牙学语便跟在他屁股后头转悠。

那会儿人还没有刀高呢,就嚷嚷着要和哥哥习武。

沈昭双目赤红,他一定得去救她,哪怕孤身一人。

“给我拦住他!沈仲安大喝。

前方重栅关闭,士兵推着鹿砦(zhài)将营门口挡得严严实实。

“给我闪开,否则我连你一起斩。沈昭指着门口的士兵说。

沈仲安怫然道“你好能耐啊,竟敢拿刀指着自己人,来人!给我卸了他的甲!

两方正僵持着,望楼山的士兵忽然打了个哨,喊道“有队伍接近。

风雪肆虐,雪片子被风刮得横飞,望楼上视线受阻,离得近了才看清是自己人。

沈妤眼前一片白,双腿冻得几乎失去知觉,车轮压在雪地上嚓嚓作响,长约两百米的队伍离大营越来越近。

“是我们的精骑!士兵在望楼上喊。

“开门!

沈昭不等士兵动手已亲自去开重栅,刚开出一条缝隙便从中间挤了过去。

他在雪地里狂奔,终于看到雪中的那个身影。

沈妤疲惫不堪,策马走近,低头对着他一笑,“哥,我给你带了好东西回来。

沈昭双目通红,她小时候就是这样,有什么好东西都要献宝似的捧到他面前来。

沈昭伸手接住她,只觉得她浑身冻得像个冰凌子,连忙解开大氅将她裹了进去,紧紧地抱住她不敢言语。

是后怕呀,怕她回不来,怕她孤身陷入死斗。

沈妤进营,后方紧跟着数十辆粮车,由西厥战俘推车,精骑在两侧护送。

沈妤裹着大氅在主帐内烤火,手捧着热茶也没多少知觉,身上的雪被火烤化了更显湿冷。

沈仲安一言不发地望着她,几次想要开口,可看到她那可怜样又骂不出口了。

小说《引凤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引凤台畅读佳作推荐》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