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每日书城!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全章节痞诱

>

全章节痞诱

暮熹 著

古代言情 容芷烟容家 痞诱

容芷烟容家是古代言情《痞诱》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暮熹”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先婚后爱 顶级豪门闪婚 破镜重圆 甜宠 双洁】【冷艳反骨天才建筑师X腹黑记仇商界大佬】容芷烟只是去丹麦出了趟差,回来就有了未婚夫,连婚期都定好了反正是商业联姻,她点点头继续忙自己的工作连对方是圆是扁都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直到婚礼当天,新郎走进她闺房的那一刻,她才爆出一句英文粗口她的联姻对象不是南城首富贺家长子吗?怎么会是易臣泽?7年前,容芷烟18岁,在留学前谈了个又野又痞的清大保送生明明是个穷小子,却拽得不可一世:“老子不谈素的。”这不巧了么……于是,容芷烟和他过了个最黏腻疯狂的夏天,把他甩了婚后,两人本该按照婚前协议做一对相敬如宾的夫妻等容芷烟有空了,会用试管的方式给两家生个继承人但看着天天在她眼前晃的撩人腹肌,容芷烟动了走肾的心思易臣泽却笑得慵懒随性、漫不经心:“容芷烟,我已经改吃素了。”后来,吃不消的容芷烟奄奄一息:“易臣泽你个大骗子……”男人终于露出狼尾巴,低沉磁性的嗓音穿过她耳膜:“被你骗过一次色,老子还不能长记性?”#易臣泽的18岁天空绽放过一朵烟花,从此日日惦记夜夜肖想#...

来源:cd   主角: 容芷烟容家   更新: 2024-04-04 06:0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容芷烟容家是古代言情《痞诱》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暮熹”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她蹙眉反驳道:“那用洗手间不能反锁门,别人直接就可以进来,不是很没安全感?”容芷烟裹着浴袍,双手抱胸一副很不爽的模样。其实说到底,最反人类的还是这个双主卧的设计。要是夫妻感情好,根本不会分房睡;要是感情不好,又何必硬用洗手间连接两间主卧。多此一举,形同鸡肋...

第12章

容芷烟发现门反锁不了,低头一看,锁销竟然在容家的房间这边。

有没有搞错?

“这不是锁吗?容家慵懒的语调波澜不惊,边说边走了过来。

他穿着一件丝质浴袍也不系腰带,就这么敞胸露怀的,胸肌跟腹肌比七年前更喷薄性感,散发着一种不同于18岁少年的成熟荷尔蒙。

容芷烟一抬头就和他的胸肌迎面撞上,距离近到连他的皮肤纹理都看得清。

鼻间都是容家身上清冽的木质冷香,尾调含有一点麝香,很有侵略性。

容芷烟呼吸滞了一下,稍稍往后退开了一步,无语地质问“这谁设计的,你觉得合理吗?

容家居高临下地垂眸睨着她,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

善辩的薄唇轻启“怎么不合理?假如你从里面反锁,用完洗手间忘记打开就走了,那我想用洗手间的时候不就进不去了?我觉得人家设计师设计得挺合理。

容芷烟觉得,他振振有词的样子看起来很欠扁。

但不得不承认,容家说得有那么点道理。

只是一点而已,她要是那么轻易被说服,就不是容芷烟了。

她蹙眉反驳道“那用洗手间不能反锁门,别人直接就可以进来,不是很没安全感?

容芷烟裹着浴袍,双手抱胸一副很不爽的模样。

其实说到底,最反人类的还是这个双主卧的设计。

要是夫妻感情好,根本不会分房睡;要是感情不好,又何必硬用洗手间连接两间主卧。

多此一举,形同鸡肋。

容家幽黑的眸子懒洋洋地掀了掀,索性也环胸往门框上一靠,混不吝地继续跟她耍嘴皮子

“一、这是「夫妻」的双主卧,所以不会有「别人」;二、有一种礼仪叫做「敲门」;三、如果你是担心自己在用洗手间时,我会闯进来把你看光光的话,那大可不必。

他微微歪着头,已经留长的头发,掉了几缕碎发在额前,更增添了几分放荡不羁的痞气。

容芷烟瞪着他,静待他的后半句话,想知道是怎么个「大可不必」法。

容家勾着唇,意有所指道“洗手间干湿分离,除非你像刚刚那样在盥洗室裸奔,否则就算你在里面洗澡,我进来了也看不到你一根脚指头,而且——

明知道他这肯定是战术性停顿,但容芷烟还是微眯眸子,咬着牙追问“而且什么?

“你全身上下每个部位都跟我很熟,看不看的有什么区别?

“……容芷烟气得深吸了一口气,告诫自己要保持优雅,“是「曾经」很熟。而且就算这样也不代表你可以随便看。

容家用一种十分欠揍的无耻表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耸了下肩道“我没想看,刚刚我是被动看的你记得吗?我都还没说你刚刚的行为对我来说是一种冒犯。

靠,臭男人竟然还倒打一耙!

容芷烟觉得自己被气得怒火直冲天灵盖,脸跟耳朵都开始发热,快要七窍生烟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容家这个痞子从以前就特别懂得怎么在她情绪点上蹦迪。

跟摸着她脉似的那么精准。

明明她平时情绪挺稳定的,就算生气也不会直接显露出来。

但他就是有本事气得她暴跳如雷。

“容家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是我被你看了,我……冒犯你?!

容芷烟雪白精致的小脸,气得更显清绝明艳,硬是憋住了那句国粹。

她都已经这么生气了,容家的气焰竟然比她还要高。

“容芷烟你不会觉得我一个25岁血气方刚身心健康的男人,看到女人脱光了站我面前,我会不起任何反应吧?说着,他堂而皇之地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腰腹部,语气讥诮,“起来了你又不管,不是冒犯是什么?

容芷烟终于知道他在指控什么了,脸颊霎时一片绯红。

心里直骂他死无赖,臭流氓!

但她现在确实说不过他,只好放句狠话,以此结束这场「战争」。

“反正以后谁进洗手间不敲门谁就是狗!

“呵、容家突然冷哼一声,漆黑熠熠的眸子看着她,眼底一抹自嘲,“建议你换个词,我他妈当狗当得还少?

她放狠话的固定句式就是谁要是XXXX谁就是狗!

都七年过去了,还是这句话。

容芷烟闻言微怔……

瞬间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冲容家放这句狠话的场景。

那是他们从峨眉山旅游回来的一周后。

两人在旅行中发生了第一次亲密关系,但回北城后,容家非常抗拒带她去酒店开房。

说经济型酒店他信不过,怕房间里有针孔摄像头偷拍;

奢侈酒店他那时候付不起,也不喜欢别人把她看成那种随便和男人开房的小姑娘,不喜欢那种眼神。

容芷烟娇纵惯了,见他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就故意找茬呛他。

“原来你觉得我跟你开房就是随便啊,那别开房也别做了,这样就没人觉得我随便了。

要搁之前,容家肯定软着声哄她,顺着毛撸。

可那时候两人已经睡过了,这货的态度就跟他的…一样,硬得一批。

那天两人刚打完网球,他黑着脸就把她带到了网球俱乐部的更衣室里。

小说《痞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章节痞诱》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