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每日书城!

首页全部分类悬疑惊悚›玄蛇在侧精品推荐

>

玄蛇在侧精品推荐

南芜月 著

刘芳芸白梦月 悬疑惊悚 玄蛇在侧

悬疑惊悚《玄蛇在侧》,由网络作家“南芜月”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刘芳芸白梦月,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蛇珠为聘,白家女订,佳期一到,万蛇抬轿。”“蛇珠聘娇,白家女笑,佳期已到,万蛇抬轿。”我出生时恰逢节气中的惊蛰,母亲生了我三天三夜,最后我出来了,母亲却死了。后来,我被村子里的人称之为不详人,受尽白眼,直到那年,一群蛇突然冲到后院,给了我一颗红色的珠子,并说道:蛇珠为……没过多久,我就被父亲送到了后山,遇到了,一条玄蛇……...

来源:cd   主角: 刘芳芸白梦月   更新: 2024-04-04 06:2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是刘芳芸白梦月的悬疑惊悚《玄蛇在侧》,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悬疑惊悚,作者“南芜月”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婆婆摇着头,重重叹了口气,“我就说怎么善后周到的尸体,好端端的还能再次生事,原来竟是成了蛇彘。”“蛇彘?”我从没听过这个词,但瞧着地上的那俩“东西”,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嗯。”梅婆婆用拐杖拨了一下刘大姑的尸囊,便见几条刚孵化的小蛇扭动着身子爬了出来...

第11章

我侧目望了那只黑狗一眼,它身上一点伤口都没有,但是毛发黏糊糊的,鼻头和嘴边明显还残留着血迹,显然确实是经历了一场恶斗。

而刘家女婿刚才说,这狗一开始明显是处于劣势,至于后面为什么突然能把老王头咬成那样,自己身上还没有一点伤,倒是成了个迷。

我靠在门边左思右想半天,脑子里冒出个苗头来——这事儿……会不会是刘芳芸出手了?

但细想之下又觉得不对劲儿,毕竟那蛇寡淡得很,对什么事都不太关心,又怎么会主动来管这出闲事儿?

我把手摁在心口上,感受着那片蛇鳞的冰凉,想起着刘芳芸昨夜走后就没回来过,也不知道这人,现在又在哪里……

梅婆婆被刘家小儿子请回家中,大概是昨夜担忧着刘、王两家的情况所以没怎么休息好,婆婆的面色有些差,走路也要比往常慢上许多。

我扶着梅婆婆去查看摆在老枣树下的那两具尸首,顺便把昨晚上刘大姑和老王头的情况各自简单说了一遍。

至于中间关于刘芳芸的那段,自然是悄悄略掉了。

梅婆婆听闻尸体是天亮后自己躺这儿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然后拄着拐杖站在老枣树下,又仔细检查了一遍这两具已经难看到已经辨不出面目的“东西。

“唉,造孽啊。婆婆摇着头,重重叹了口气,“我就说怎么善后周到的尸体,好端端的还能再次生事,原来竟是成了蛇彘。

“蛇彘?我从没听过这个词,但瞧着地上的那俩“东西,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嗯。梅婆婆用拐杖拨了一下刘大姑的尸囊,便见几条刚孵化的小蛇扭动着身子爬了出来。

刘家人不敢离太近,瞧见有蛇还是吓得往后蹦了一步,我站在婆婆身边缩了缩脚,就看到婆婆直接举起拐杖,干脆利落地把那几条小蛇打死了。

梅婆婆收了拐杖,稍显沉重地说到“蛇彘,就是被妖蛇选中用于产卵的目标。蛇是卵胎生,母蛇怀在肚里的是蛋,成型后蛇蛋直接排除体内,幼蛇方可直接破壳。

说到这,她脸色变了变,“那些蛇把老王头二人啃噬一空,为的不仅是给母蛇提供生产的养分,也为了寻个地方给幼蛇们作为成长的温床。而蛇彘的形成条件比较特殊,必须得是两具一男一女的新鲜尸首,并且,两人生前还得有过关系。

刘家女儿皱着眉搓了搓胳膊,掩饰不住脸上那片明显的尴尬。

我大吃一惊,不仅因为这话的意思,暗藏了老王头和刘大姑背地里有一腿的秘密,实则更让我惊讶的,是关于蛇彘的解释。

我不可思议地看向婆婆,微张着嘴道“您的意思是,这两具尸体之所以会动,并不是他们诈尸了,而是因为那些刚孵化的小蛇作祟?

难怪刘家女婿说,昨晚老王头的尸体跑到他家时全身都是蛇,甚至整个人就如同被蛇撑起来似的。

简直疯了吧,这些东西竟然把活人当做存卵工具,甚至死透以后还得用他们的尸体来给幼蛇作为温床?

那股恶心的感觉又在胃里翻腾,刘家女儿率先扛不住,借机一个人跑去厕所吐去了。

“怪我大意,这些幼蛇非普通蛇蛋所孵,所以之前处理尸体后并未能及时发现。梅婆婆有些惭愧,顿了顿,又说,“但蛇彘里孵化的幼蛇邪性大,且不易控制,若想解决这两具尸体,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我的眼皮突突跳了一下,刚抬起头,就见婆婆目光幽深的看着我,说“汀月,昨晚刘大姑去你家时,那位……可是在你家里?

那位?那位是哪位?

转念一想,婆婆说的……莫非是刘芳芸?

“您怎么知道的……我怔了一瞬,反应过来后又连忙改口,“不是的!我是说……

“好了,先不谈这个。梅婆婆打断了我的话,“这事儿等回头有空了,我再慢慢的问你。现在得抓紧时间处理这两具蛇彘,其他的往后再说。

“……好。

我一直都不想让婆婆知道我被那条蛇缠上,就是不愿拉婆婆同我一起下水。如今道婆婆知晓了此事,也不知道她老人家会怎样怪我。

再回神时,见梅婆婆交代了刘家小儿子几句,然后那孩子捧着个洗菜用的大盆,扭头又出门去了。

婆婆问刘家女儿要了桶米酒,和我略微冲洗了一下尸体上的污秽,然后又让她弄点白糯米去锅里蒸熟备用,才是吩咐刘家女婿去通知王家的人,一会儿准备过来收尸。

过了半晌,刘家小儿子回来了,手里捧着的洗菜盆沉甸甸的,装满了向各家各户讨来的百家大米。

百家米聚集百家烟火气,泡出来的淘米水也是上乘的驱邪净秽的好东西。

梅婆婆把这淘米水煮开,融了张黑狗血画的朱砂符进去,然后让我和刘家小儿子一起拿着盆,把淘米水泼向地上的尸体。

尸体接触到这盆滚水,顿时从表面退下一层黑色浊液,剩余在蛇彘里的幼蛇被冲出了尸壳,也一道泡在这水里死了个干净。

最后婆婆让刘家女儿拿蒸熟的糯米过来,用红纸包着塞进尸体的肚子里。糯米镇尸,红纸定煞,哪怕这东西成了精,也难以再翻过身。

收尾完毕,尸体交还给他们各自的亲人,叮嘱简单入殓以后,必须马上拉去火化。

刘、王两家一边哭一边道谢,等他们领走了尸首,事情也算就此暂告一段落。

只是不知道,后山那些东西知道蛇彘被破以后,会不会再次挑选目标下手。

而它们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行为,是为了报复我蛇珠一事失约,还是单纯的只为繁衍后代?

我又该怎么做,才能制止它们继续在村里造孽?

一切如同一团浓雾,遮在后山葱郁的林子里,阴森诡谲,如何也看不清。

今天这一遭下来,不知不觉又过了晌午。我无精打采地跟婆婆道了别,强撑着困意慢慢走回家。

刚一进院门,就看到我爸和后娘跟火烧到眉毛了似的,一左一右在家门口来回踱步。

一见推门的是我,两人眼里闪过小小的失望,然后我爸大步迎上前,神色焦急的说“汀月啊,你看到梦月了吗?她昨晚一宿都没回来,我和你妈都要急坏了!

啥,白梦月没回家?

昨天我碰见她出去的时候还是大中午,她一个人能上哪儿去啊,竟然一天一夜都没回来?

小说《玄蛇在侧》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玄蛇在侧精品推荐》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