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每日书城!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畅销巨作娘要嫁人嫂子小魏崛起

>

畅销巨作娘要嫁人嫂子小魏崛起

世间一俗人1984 著

古代言情 娘要嫁人嫂子小魏崛起 魏淑清齐爱国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娘要嫁人嫂子小魏崛起》,是以魏淑清齐爱国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世间一俗人1984”,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小姑子拿着死鬼老公的抚恤金,穿的光鲜靓丽带三个饿死鬼投胎一样的孩子回娘家蹭饭,就这样还看不起赚钱养家的嫂子,当老鸨拉皮条,把自己死去老公的小三介绍给哥哥当姘头,脚踩三条船,全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里的嫂子真惨啊!纳尼?是说我吗?...

来源:cd   主角: 魏淑清齐爱国   更新: 2024-03-28 18:0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文大咖“世间一俗人1984”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娘要嫁人嫂子小魏崛起》,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古代言情,魏淑清齐爱国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齐之君那边虽然没什么变化,但是也免不了被人闲言碎语,那滋味真的不好过,一上午如坐针毡。中午去食堂打饭,打饭的大姐没好气的给了他半勺汤多菜少稀里晃荡的往他饭盒里一口,就喊下一个。齐之君忍无可忍说“大姐,你是不是再给我加点,你看这算一份菜吗?”那大姐斜着眼睛看他一眼没好气的拿了个白菜根给他放饭盒里“去去...

第18章

齐之芳出院后,被齐母扶着艰难的往回走,还没到门口,就看见一群人围着他们家,男男女女围上来对着齐之芳母女就开打,一边打一边骂“这个臭bao子,贱货,居然还敢诬告小戴!

“小戴是为了满足你这个shao货才犯的错,你怎么敢这么对他!打死你个不要脸的。

“贱货,你怎么忍心啊!他才22岁,你这个臭狐狸精,女流氓!大家快来看啊!齐之芳就是个女流氓,勾搭我弟,欺骗我弟,都一个结了婚,生过三个孩子的老娘们,馋我弟的身子,搞出了孩子居然诬陷我弟qj她。

“要不是你这个臭娘们,我弟怎么会犯罪,打死你都解恨……

脏话连篇骂的齐之芳齐母想立刻去死,最后被人拉开,几个人还往齐家母女脸上身上吐了好几口浓痰,口水……状况十分混乱,让人恶心!

齐之芳的衣裳也被人撕的仅仅能遮体,引以为傲的大辫子,也被人扯了好几缕头发下去,齐母强撑着一身老骨头,把已经呆傻的齐之芳扶回家中,她跟提线的木偶似的,忍着恶心把自己,和齐之芳收拾干净,齐之芳就躺在床上不吃不喝不动。

齐母捂着嘴压抑的哭,好好的家怎么就散了呢?齐之君被调到通州,工资大部分还债了,自己每个月十块钱都吃不饱,为了节省开支他不是天天回来,小崔自从老头子下葬,齐之君决定去通州的时候,前后脚也住回宿舍不回家了。

没有经济来源齐母带着四个孩子如今去接点糊火柴盒的活,齐之芳能歇,她可不敢歇,多做几个,还得换点粮食回来。齐之芳这个月的工资是不能指望了,她就没上几天班,只等着齐之芳能早日振作起来去上班拿个工资回来。

齐母这边难过伤心的时候,就听一阵脚步声,东方红回来了,一进门齐母看着这三个孩子浑身是土,头发乱糟糟的,满身都是脚印,脸上也青一块紫一块的,王东最严重,头上已经结了血痂,这样的情况这几天总会发生,齐母只能拿来清水给孩子们擦洗,轻声叹息!说“以后放学姥姥去接你们。你们的妈回来了,去看看吧!

只有最小的王红哭的哇哇的跑进去“妈妈,妈妈,你回来了!妈我想你……

王芳和王东就在门口冷眼看着,王红趴着齐之芳胸口哭的不行,小手捶打着妈妈。

齐之芳的眼泪顺着眼角就流了下来,由小声的哽咽着哭泣变成呜呜的哭出来,再最后变成了嚎啕大哭,等她抬眼往门口看的时候,才发现王东王芳正用仇恨的眼神看着自己,那冰冷的眼神配上脸上的伤格外的狰狞,让她如坠冰窟般浑身发抖,愣在那里不敢相信的说“东东,芳芳,你们怎么了?

王东气的跟一头暴躁的野兽一样,满脸通红,对着齐之芳喊“别叫我们的名字!你怎么好意思回来?知道外面的人都怎么叫你吗?你是罪犯,女流氓,破鞋!你怎么不死在外面!

齐母捂着嘴哭出来声音“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妈,你妈那是为了谁?

王芳斜着眼睛呸了一口怒喊“为了谁?那是为了她自己,为了她身上的新衣裳,为了她的脸上能擦香,为了她头上能带花,他为了我们吗?我们才吃了她几口东西。我爸留下来的抚恤金足够养活我们长大了,是你这个的破鞋,贱女人全花自己身上了,你这个害人精,你就不配当个妈!你知道吗?现在我和哥哥妹妹一上学会被人追着骂,追着打。说我们是破鞋的女儿,罪犯的女儿,我们恨不得没有你这个妈!

兄妹两个恨恨的看了她一眼就往外跑了,齐母喊着“回来!你们给我回来啊!

齐之芳抱着小女儿失声痛哭,齐母转身往外追去,可是她根本就追不上愤怒中的王东和王芳,等她转身回来的时候发现齐之芳几近崩溃的地步,嘴里叨叨着“死,死!亡这就去死,我死了大家都干净了。赶紧安慰道“芳子啊,你可不能有事儿啊,你还有我们呢,东东和芳芳之是没别过劲来,咱们是一家人,这个坎儿,迈不过去是个坎 迈过去了就是个沟!听话啊!芳子!

齐之芳痛哭的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怎么就罪该万死了呢?怎么就到了这步呢!说着她使劲捶打自己的头,被齐母拦了下来抱在怀里。她不由得痛恨起王燕达,自从他死后自己的生活一团糟,如果不能给自己一个白头到老的生活,他当初干嘛招惹自己,他就是个混蛋,男人果然都是骗子靠不住的。

齐母也悲痛欲绝的说“不怪你,不怪你,都是小魏的责任,当初好好的日子 咱们家一个月加一起68块钱的生活费都过的好好的,偏她眼皮子浅,顶着那口鸡蛋,那口肉,非得掐尖多吃多占 闹成那个样子。要不然你爸也不能去那么早……

齐之芳嘶哑的嗓子说话跟拉锯似的“她就不是人,是畜牲!

别说这齐家人就是一家的 三观出奇的一致,祖孙三代三口人,就这么头靠着头,准备用单薄的小身板扛起未来不知名的暴风雨,谁都知道这一路会很难,但是生下来不就是为了活下去吗?这可能就叫生活吧!

王东王芳一直不见踪影,已经两天了,急的齐之芳和齐母马上都想着去报警的时候,这时王燕达的叔叔过来,进门皱着眉头说“王东和王芳去我们那儿了,你们家这个情况也不太合适养孩子,孩子奶奶爷爷让我问问是把王红也给我们养,还是放在这里。

齐之芳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王芳和王红真的不要他了,自己去选了出路,不可思议的开口“你什么意思?我的孩子为什么不回我自己的家?

王燕达的叔叔冷笑道“为什么不回家你不清楚?燕达是烈士,这三个孩子是烈士子女,你可真能耐啊!凭一己之力能把燕达的好名声全都败坏光,让三个孩子因为你那个臭名声挨打受骂!你娘家愿意接济你,不在乎你生生气死你爹,我王家的孩子可不受这委屈!

齐之芳气的歇斯底里的喊“他好名声,什么好名声!就是他死的早,不然他搞破鞋的名声……

齐母死死捂着齐之芳的嘴,依旧用那副不紧不慢的语气说“家里目前确实困难,孩子在你们那边也好,我们过去这个坎再接回来!

看着那副故作姿态的虚伪样子王燕达的叔叔都没多搭理,但守着孩子到底没说出什么难听的话,直接问王红“红红,你是要去爷爷奶奶家跟哥哥姐姐在一起,还是在这?

这时王红看了姥姥妈妈一眼,低头小声说“我想去找哥哥姐姐。

齐之芳不敢相信的瞪大了她美丽的眼睛,推开齐母的手“红红,你不要妈妈了吗?

王红低哭泣哽咽的说“我想和妈妈在一起,可是一上学那些人打我打的太疼了,妈妈我受不了了,你让我去爷爷奶奶家缓几天行吗?等我好了我再回来。

王燕达的叔叔弯腰抱起王红冷哼一声带着孩子就走了。齐之芳跑回房间把门一锁一头扎到床上呜呜痛哭,齐母叹了口气,走了好,走了至少能吃饱!都走吧!

反正家里没粮了,大人能对付,饿两顿,孩子饿不得 。

等齐之芳无病呻吟 缓过精神,身上的伤好的差不多的时候,终于回到了单位。尽管面对旁人的指指点点,她还是高傲的抬起她高贵的头颅。一副我没错,你们这帮没文化的熟人理解不了,我也不屑跟你们解释的模样。

刚到办公室就发现她的座位坐了一个年轻的姑娘,那姑娘用手捂着鼻子,不耐烦的说“我是被领导找过来上班的,有事你去找领导!说着跟齐之芳有传染病似的还往后挪了挪身子。

齐之芳气的转身去找单位领导,领导冷哼了一声拿出开除通知“你旷工这么多天,又出了那样的事儿,影响实在太坏,不合适在我们单位,我把你的档案退到街道去了,你到街道重新去找工作吧。看着齐之芳不动,皱了眉头说“就这样吧!你先回去,不要耽误大家上班。

齐之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嘴唇动了动,把眼泪憋回去,转身就走了。

浑浑噩噩的在大街上走着,她始终不敢相信为什么单位的领导会这样对他,为什么会把他开除了,她不就是谈了场恋爱吗?难道爱一个人也有罪了?她谈了场恋爱就该死了?

很现实的问题摆在眼前没有工作就没有工资,没有工资也就没饭吃,所以她硬着头皮还是来到了街道,街道看了一下他的资料档案,想了一下说“现在也只剩一个扫厕所的临时工,一个月15块钱,你要去就去吧!要是不去可能要等等。暂时没什么工作机会!

齐之芳含着眼泪扭头就走了,但这份骨气到底没支撑过三天,最后还是灰溜溜的回去拿了介绍信,就去报到了。

那份工作由齐母跟齐之芳一起完成,再糊点火柴盒,一天两顿糊涂粥都喝不到月底,日子就这么毫无生趣,毫无指望的对付着过。

齐母总说“活着就有希望,活着才有可能!在好多个彻夜做纸盒的夜里她不由得想起魏淑清,虽然她自私自利,小市民气,但是至少能和这个家共患难。

母女两个做活的时候齐母还说“你说要是小魏还在,该多好!

齐之芳哼了一声说“可别,我可不想看她那个小市民气,自私自利的一张苦瓜脸,实在倒胃口,宁可饿着。

齐母笑了笑,揉揉酸涩的眼睛“人啊,哪有不自私的,无非就看过没过那一个度。再说那小崔还赶不上小魏呢,一出了事儿,跑的人影都没有,更别说出钱了。唉,这就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你哥啊,没遇见贴心的人。

齐之芳低头抓紧了手里的动作,两个人到底没说什么。

当然大部分人都过的差不多,癞蛤蟆吃苍蝇将将够糊嘴的,大哥别笑二哥,这年头能吃饱饭的人家就是殷实人家了。

所以赵家决定近期低调点,就吃食堂打回来的饭菜 家里的罐头留给魏淑清和孩子吃,不能再经常做好吃的了,怕引来不怀好意的人。

在食堂借着熬油的时候,父子两个熬了七十几斤猪油,连油渣都分批带回来。藏到地窖里。

最近食堂剩饭剩菜也不多了,家家户户都觉得难过。

几人上班的时候把门一锁,家里就剩了爱国和赵母两个,时不时就能听见敲门的声音,有要饭的,有借东西的。还有不怀好意的人。

总之两个人在家还算安全,这天一老一小在家,赵母坐在院子里一边晒太阳,一边织着毛衣,赵爱国蹲在地上撅蚂蚁洞玩,正是岁月静好的时候就听隔壁老李太太家一阵哭嚎,“这个天杀的不是人啊!我那半个月的口粮怎么就给抢走了,让我可怎么活呀?老天爷呀,活不了啦!

赵母停下织毛衣的手,赶紧收拾好,带着赵爱国进了屋,这样的事情时不时的就能上演一场,今年是越来越多了。其实每天看着赵父和赵大虎带回来的菜,就知道食堂也不是能可着劲儿吃的时候了。

菜里的油水一天比一天少,这一个月都是清汤寡水的,回来他们都得少加一点猪油,再加点盐,有时候实在是吃不下,就开个肉罐头到里面和一起吃。

赵爱国原本一天一个的鸡蛋也保证不了了,副食品商店一弄就断货,便是有票有钱也买不到,很是让人头疼。

家里粮食是够了但是新鲜菜不多,说着叹了口气,又泡了一瓢黄豆,准备生点黄豆芽吃。

抓了把木耳泡上,就等晚上赵家父子带回来饭盒吃饭了。

迷迷糊糊的时候,就听外面门锁响了,赵家上班的都回来了。

赵父跟变戏法似的在兜里掏出来一个油纸包的两个肉包子说“爱国,快看爷爷给你带什么来了。

赵爱国柔柔睡眼惺忪的眼睛赶紧起来,打开一看,高兴的说“呀,肉包子,我太喜欢爷爷了然后拿起来递到赵父的嘴边说“啊,爷爷吃一口。赵父父开心的咬了一点皮说“好爷爷吃饱了吃。赵爱国就摇头“爷爷,你别骗我了,你再咬一大口。赵父心满意足的说“看我大孙子多懂事,好,爷爷吃。小心翼翼的掰了一小块,然后一个包子给所有的大人都掰了一口,剩下的他自己才吃的心满意足,带回来的有白菜豆腐,白菜干豆腐,萝卜丝 土豆丝。赵母加了点木耳,放了点猪油,尝了尝,觉得有点淡,又放了一点酱油,热乎乎的一锅烩菜出来了,一人两个窝头,就这么热乎乎的吃了一顿。

正吃着饭就听隔壁老太太家歇斯底里的喊“妈,妈,你怎么啦?我的妈哟,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呢?原来上午李老太太去买粮食,回来的路上被人撞到,粮食就给抢走了,家里少了半个月的口粮,一时想不开,自己上吊死了。

这样的事个把月总有发生的,只能叹息一声,赵家父子也更坚定了不让赵母和赵爱国出门。魏淑清上下班则由赵大虎负责接送。

而齐家那边等齐之君回来已经深秋了,回来看见齐母跟齐之芳就一人一碗稀的比清水好不了多少的粥也是心酸的紧,知道齐之芳丢了工作,在街道扫厕所,每天跟齐母糊火柴盒的事,而自从自己去通州后,小崔就搬到宿舍去住了,心下不免抽痛。

也实在做不了什么,毕竟他现在一个月就拿十块钱,自己都不敢吃饱。想到这里决定去看下小崔………

小说《娘要嫁人嫂子小魏崛起》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畅销巨作娘要嫁人嫂子小魏崛起》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