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每日书城!

首页全部分类悬疑惊悚›高质量小说阅读玄蛇在侧

>

高质量小说阅读玄蛇在侧

南芜月 著

刘芳芸白梦月 悬疑惊悚 玄蛇在侧

悬疑惊悚《玄蛇在侧》,由网络作家“南芜月”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刘芳芸白梦月,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蛇珠为聘,白家女订,佳期一到,万蛇抬轿。”“蛇珠聘娇,白家女笑,佳期已到,万蛇抬轿。”我出生时恰逢节气中的惊蛰,母亲生了我三天三夜,最后我出来了,母亲却死了。后来,我被村子里的人称之为不详人,受尽白眼,直到那年,一群蛇突然冲到后院,给了我一颗红色的珠子,并说道:蛇珠为……没过多久,我就被父亲送到了后山,遇到了,一条玄蛇……...

来源:cd   主角: 刘芳芸白梦月   更新: 2024-04-16 04:5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文大咖“南芜月”大大的完结小说《玄蛇在侧》,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悬疑惊悚,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刘芳芸白梦月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我靠在洗手池边抬脸迎上刘芳芸的目光,白炽灯的光晕从身后落下,连同他眼底那颗漂亮的红痣,一起晃得我心不在焉。“我……我……”视线滑到那张近在咫尺的薄唇上,脑海里莫名浮现出被他亲吻时那种馨香温软的触感,察觉到他也在低头靠近,我的脸轰地一下红了个透,下意识抬手撑住他的肩膀,往后仰着头说,“我想好了!我请你...

第14章

两人的身体实在靠得太近,刘芳芸身上那股特有的草木冷香在周围萦萦绕绕,温热的呼吸落在颈窝里有点痒,被他碰过的地方都逐渐泛起一阵酥软。

身后厨房的大门是敞开的,我在他怀里挣又挣不脱,生怕被别人看到,只好用手肘往后怼了一下,红着脸侧头瞪他“干嘛呀,咱们有话好说行吗,你别老动手动脚……

刘芳芸搂着我的腰,低头贴着我的后颈亲了一下,语气有些散漫“行。那说吧,你想怎么谢我。

……这人嘴上答应得挺好,身体倒是越贴越紧。

我拿他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干脆心一横,厚起脸皮耍赖“啧,不就是帮我剥了几颗虾嘛,大不了明天我也给你剥,这样可以了吧?

这话忽悠得确实有点明显了,刘芳芸垂眸瞥了我一眼,脸上没什么情绪,手却稍微使了点劲儿,往我腰上捏了一把“想得倒挺美,我又是给你收拾那两个脏东西,又是替你撑面子,忙活半天,你就给我剥个虾?

我被他捏得浑身一激灵,听清他说了什么,顿时扭过身诧异地看着他“那俩东西真是你弄回来的啊?

见他默认,一激动脱口而出“大仙,你可真是个好人!

那两个脏东西应该就是蛇彘,所以昨天刘大姑离开以后他也跟着没了影儿,还真是帮我解决棘手难题去了。

简直出乎我的意料。

突然被发了“好人卡的那位显然心情不怎么愉悦,他弯下腰,两手越过我的身侧撑在洗碗池边上,把我圈在他身前,冷淡地挑了挑眉“所以呢,想好怎么谢我没有?

话题兜兜转转一圈,还是回到了这个点上。

我靠在洗手池边抬脸迎上刘芳芸的目光,白炽灯的光晕从身后落下,连同他眼底那颗漂亮的红痣,一起晃得我心不在焉。

“我……我……视线滑到那张近在咫尺的薄唇上,脑海里莫名浮现出被他亲吻时那种馨香温软的触感,察觉到他也在低头靠近,我的脸轰地一下红了个透,下意识抬手撑住他的肩膀,往后仰着头说,“我想好了!我请你喝冰可乐!

刘芳芸的动作明显顿了一下,眼睛也微微眯起。

正当我以为他要冷脸发作的时候,他忽然单手扣住我的后脑勺,吻住了我的唇,然后抬手拍了一巴掌,转身就往门边走。

“喂,你、你去哪儿啊?我用手背往唇上蹭了一下,结果蹭了一脸洗洁精。

刘芳芸回头望着我,身上有种漫不经心的散漫“不是要请我喝冰可乐么?

夏日闷热的风卷过树梢,蝉声与虫鸣忽远忽近,喧嚣吵闹。

都说春种秋收冬来藏,而夏季则适合空出来玩耍休憩,就连这个季节的村子,也要比往常闲适许多。

小卖部里的风扇悠悠转着,老板坐在电视机前盯着屏幕,啃着手里的西瓜,时不时跟着节目发出两声爆笑,空气里都是一股清甜的西瓜味儿。

我从冰柜里拎出两瓶汽水,把钱顺手放在柜台上,又从旁边纸盒里翻出开瓶器自己开了盖儿,往里头插上吸管,一手一个拿着走人。

大概是最近村里出了事,村道上也没什么人散步,我刚出小卖部的门,一眼就看到了那抹高挑修长的身影。

昏黄的路灯在夜里亮着,小虫不知疲倦的围在灯下。刘芳芸避开灯光站在树荫暗影里,线条匀称的手臂垂在身侧,隐隐有什么东西在他指间亮着。

“刘芳芸。汽水瓶上起了层水雾,慢慢淌到我手心里,我加快脚步走过去,朝着他的背影喊了他一声。

刘芳芸侧着半边身子望过来,头发被路过的风拂起,看不清什么神色。

他抬手把那点光亮凑到唇边,淡红的火星在疏影里亮了亮,我这才发现,那是他夹在指间的一支烟。

说不出是诧异还是震惊,或者两者皆有,我把汽水递过去的时候愣了下,然后故意打趣儿道“大仙,您竟然也会抽烟啊。

刘芳芸漫不经心地吐出一口烟雾,随手把烟掐灭,从我手里把可乐接过去“大仙会的可多了,要不抽空都领教一下?

俗话怎么说来着,还真是打蛇随棍上。我难得跟他开个玩笑,这人竟然又借机戏弄我。

呵,真是条坏蛇。

我在心里骂完,脸上却扯着嘴角笑着说“不了吧大仙,我好奇心不怎么重。

刘芳芸微斜美目瞥了我一眼,轻笑一声,转开头喝他手里的那瓶冰可乐。

四周很安静,不远处池塘里响起此起彼伏的蛙声。

我衔着吸管吸了两口瓶子里的橘子汽水,沉默半晌,突然开口“刘芳芸,你上次的话还没说清楚,能不能告诉我,后山上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怪?

今晚的村子太惬意了,如果可以,我真想让这份惬意一直保持下去。

但前提是,后山那些作怪的东西必须得到解决。

刘芳芸一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手拿着蕴满水汽的可乐,没什么情绪的说“白汀月,这事儿不是你能处理的,你最好不要再掺和了。

“那你呢?我晃了晃瓶子里的汽水,掀起眼看向他,“如果有你帮我呢?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自信,潜意识认为这条蛇会出手帮我。

但不试探一下,又怎么知道他昨天替我解决蛇彘,会不会只是一时兴起呢?

果不其然,刘芳芸没什么反应,他垂着那双清凌凌的桃花眼在树影下看着我,神色变得有些疏离“白汀月,我帮你这次,是因为你还得跟在我身边还债。其他的人或事,又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被他这话说得一怔,一时竟找不出理由反驳,更别说试图游说了。

真是糊涂得可以,不过同床共枕过几次,又多说了几句话,怎么就一时忘了,他原本是条蛇呢?

蛇之本性,不就是冰冰冷冷,又怎么能奢望他能体会人心的温度?

捏着汽水的手指逐渐泛白,冰凉的触觉浸透指尖,我逃似的躲开他的视线,紧抿着唇道“那这债,到底要还到什么时候?究竟要怎么样,你才会放过我?

刘芳芸沉默了一下,把最后一口可乐喝掉,挑起眼淡淡道“与其问我这些,不如先问问你自己,为什么是你被扔到后山,又为什么是你去还这债。

我的目光落在左手腕上,很快又移开了“还不是拜你所赐,让我成了所谓的蛇伢女。当年你大发慈悲放了我爸一命,我就得替他来还这个债。

“是这样么。刘芳芸笑了,眼底没什么情绪,“那我告诉你,你们白家欠我的远不止这点。白汀月,你就做好这辈子都跟着我的准备吧。

小说《玄蛇在侧》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高质量小说阅读玄蛇在侧》资讯列表:

相关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