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每日书城!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全文阅读承罪

>

全文阅读承罪

花枝春野 著

承罪 江祈檌方梨 现代言情

网文大咖“花枝春野”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承罪》,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江祈檌方梨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全员坏人][轻犯罪、轻悬疑][不爽文、不重生][前期校园后期微都市]【洁】梁思恬意外身亡,江祈檌成为头号嫌疑人。审讯室里警察一遍遍敲击着桌面厉声呵斥,“跟受害人是什么关系?”少年始终保持沉默不语,手铐上的铁器有节奏的撞击着桌面,他摊在冰凉的铁架椅子里,面色不见一丝慌乱,大概是觉得烦了,修长的食指掏了掏耳朵,满不在乎的开口,“她啊,暗恋我啊。”*“脸长得不错,身材差点意思...”磁带机还在滋滋不倦的播放着那个熟悉的嗓音,里面的内容她已经倒背如流。方梨从桌前起身,将撕碎的纸屑扔进卫生间的洗脸池,水声哗啦,隔绝外面的男声,她抬头看着镜子里愈发陌生的自己,强行闭上眼。*再次回到审讯室,警察指着方梨的照片问他,“你把她的尸体藏在哪儿了?”江祈檌勾唇散漫一笑,“不记得了。”...

来源:cd   主角: 江祈檌方梨   更新: 2024-03-28 18:2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承罪》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江祈檌方梨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花枝春野”,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颜冬从沙发上起身,伸手去拉方梨藏在兜里的手。方梨没动。颜冬脸色变了下,咬着牙,面上还得笑着,命令的口吻,“过来坐。”方梨沉默...

第11章

颜冬划拉着手机屏幕,找不到乐趣。

颜家世代经商,不从政,往上几辈也过得逍遥自在,但不代表现在也可以,钱多的和权多的比较起来,逊色些。

能和江祈檌同班,父亲投进去不少钱,她从一开始的目的就不纯正。

两年多的时间,毫无进展,她顶多被叫做江祈檌的同学。

来福瑞祥已经是下下策,她知道这里是他的地盘,但没人在这里见过他,她也只是抱着赌的心理,从前是瞎赌,但现在不一样,新猎物出现,也是时候让她上场了。

从方梨进班的那一刻,她就锁定好她,温柔安静,是兰诺的资助生,这些条件太好拿捏了,猎狗死了就再养一只好了。

当她将人堵在卫生间里,问她要不要做她的小姐妹的时候,方梨表情淡淡的,“好啊。

说实话这让颜冬感到意外,本以为要周旋一段时间,像梁思恬一样,吃到苦头才肯屈服,很明显,这位姑娘更识趣。

所谓姐妹,不过是招之则来唤之则去的狗罢了。

方梨走过来的时候,颜冬正在玩牌,一手烂牌,就没出去过几张,这把必输。

有人推她,“找你的?

颜冬余光扫过来,见方梨一身黑,站在沙发旁边,脸白得像是特意抹了白粉,眼睛又黑又亮。她借机把手里的牌丢进牌堆里,抱歉的笑笑,“我朋友来了,不玩了!

其他几人虽然扫兴,但也不好说什么,这场子本来就是颜冬撺起来的,都是朋友,也不用那么计较。

同桌的一个男生码好手里的牌,下巴在方梨身上点了下,“不介绍下?

颜冬知道他打得什么主意,借着暗下来的灯光白了一眼,但嘴上倒也没那么刻薄,“我朋友是好学生!

闻言桌上几个男生相视一笑,目光不言而喻。

方梨不为所动,眼睛只看颜冬一个人,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五彩的灯光时不时扫在她脸上,融进她纯净的眼底,色彩让她看起来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颜冬从沙发上起身,伸手去拉方梨藏在兜里的手。

方梨没动。

颜冬脸色变了下,咬着牙,面上还得笑着,命令的口吻,“过来坐。

方梨沉默。

颜冬凑近了些,伸手去玩她散下来的碎发,压低声音,“据我所知,江祈檌那件外套少说八万,除了我能给你钱,你还有什么办法凑够这笔钱,今晚表现好让我开心了,多少都不是问题,嗯?

看似在询问她,却句句让她难堪。

方梨动了下眼睛,算是默认,绷紧的肩胛松懈下来。

颜冬歪头勾唇笑起来,精致的妆容下是一张嫉妒到扭曲的脸。

突然身后有人用胳膊肘推了她一下,方梨感到疼,往旁边倒了一步。

“哎呦,妹妹对不起啊!一个满臂花纹的男人穿着无袖宽松T恤,张嘴满口酒气,笑得猥琐,边说着要去摸方梨的背。

被方梨无声躲开,踏进颜冬一行人的卡座。

能在一二楼混的,也就是普通货色,这里不能说人人平等,但也分不出个一二三,因为那些人在上面,眼下不过是猫猫狗狗一通杂货。

男人并不想罢休,步步紧逼,“哟,来让哥哥看看,是不是撞疼了!

颜冬没打算替她解围,嘴角勾了个讽刺的笑,退开一步交叠着双腿坐在沙发上。

男人看没人替方梨出头,不觉更有信心,抬手捋了把村头,笑得更恶心,“都是出来玩得,交个朋友啊妹妹?

左一个妹妹右一个的,方梨皱眉,不动声色的往后靠。

男人伸手去抓她的手,力气大,这下倒是一把就将她的细手从兜里拽了出来,甚至将人拖了个踉跄。

方梨甩开男人的手,“走开!

骂人也不会,柔柔软软的,倒像是欲擒故纵。

颜冬用鼻腔哼出一声笑,无情的看着她被为难。

这一声呵斥不仅没有赶走男人,反倒让他更加放肆起来,“太他妈好听了!

男人的同伴过来,“去厕所这么久,以为你掉里了呢!视线一扫,瞧见沉着脸、抿紧唇的方梨,眉毛一挑,眼神不言而喻。

方梨要走,对着看戏的颜冬“我先走了。

颜冬双手抱臂,笑出声,眼下恐怕是有点难办了。

两个男人赤裸裸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方梨,直白的让人打寒颤,舞池里的人们还在尽情摇摆身躯,有人开了香槟,喷溅的酒水不合时宜的落在方梨脸上,带着股香甜的味道,她手心里全是汗。

“走吧妹妹,喝一杯,哥哥请客!花臂男人又把脸凑过来,伸手去握她的肩膀。

方梨被捏得疼。

顶楼的房间里,韩绪宁动了下腿,下意识的以为他要起身,但没有,像是坐久了缓缓姿势,以免麻痹。

他握紧手里的酒瓶,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屏幕看,不断舔舐嘴角的动作,暴露此刻他有些焦躁的心。

江祈檌把画面调大,方梨的脸清晰的出现在大屏中央,他就敞着腿垂眼看屏幕,不说话,也没多余动作。

韩绪宁又动了下,声音有点大,紧张的时候,他的小动作很多。

江祈檌转了下视线看他。

两人目光相接。

韩绪宁开口“我记得她好像是你班同学,叫什么来着?

江祈檌没说话,还在看他。

韩绪宁放下手里的酒瓶,像是努力思考的样子,“颜什么来着?

江祈檌收腿起身,遥控器随手往沙发里一扔。

门被关上,声音不小。

韩绪宁的视线又回到大屏幕上,方梨被人捏着肩膀,她在挣扎,颜冬看着,他也起身,然后又匆忙坐下,拿起酒瓶,扬脖灌入口中。

男人喝了酒,力气虽大,但是动作迟缓,被方梨用力一推,往后仰去,同伴扶了一把才稳住脚。

“装什么他妈贞洁烈女呢!来这不就是被玩么!男人被激怒,一把推开身旁的朋友,不分青红皂白就要上来打人。

只不过这一巴掌没落到方梨脸上。

颜冬一下跃起,挡在方梨身前,抬起胳膊挡下巴掌,男女力气悬殊,颜冬往后倒去压着方梨往沙发上倒。

方梨闷哼一声,颜冬躺在她怀里,整个手臂又麻又疼,脏话差点儿脱口而出。

下一秒,方梨便知道她为何这样做了。

江祈檌拿着不知道什么摆件的手,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照着男人的后背就是一下。

惊得周围众人慌忙逃窜,等看清江祈檌的脸,更是大气不敢出,连尖叫都不敢。

花臂男人吃痛,一回头迎面又是一下,这一次鲜血喷溅而出。

终于有女人惊叫出声。

颜冬不是不知道江祈檌有多可怕,这么近距离的感受,还是第一次,不自觉往后退,完全忘记自己胳膊上的疼。

方梨稍微用力,从颜冬身下挪出来,揉着手腕,被撞倒的时候扭了下,钻心的疼。

颜冬瘫坐在沙发上,扭脸不敢去看,她眼底有了泪,强忍着没哭出来,视线里的方梨仍旧那副安静模样,在她眼底看不到一丝慌乱、害怕,什么都没有,淡淡的,像是没看见血淋淋的场面一样。

江祈檌没放过男人,手里的东西一下一下往男人身上砸,次次见血。

没人敢拦。

音乐没停,圆台上的舞蹈也不停,但已经无人欣赏。

男人没了声。

江祈檌直起腰,丢掉手里的东西,看着卡座里的方梨,抬手慢慢擦干脸上喷溅的血点,抬脚跨过地上一动不动的男人。

颜冬的心脏剧烈跳动。

很可惜,江祈檌连一个眼神都没分给她。长臂一伸,拉起方梨的手将人扯了过来,带着人就往外走。

花臂男人的同伴腿都在抖,他庆幸自己没喝多,要不然今天地下躺的可不止一个人。

有些人不认识江祈檌,还在窃窃私语问这是谁,这么狂,敢在这里随便打人。

他们更不认识方梨,权当是富家公子哥横刀夺爱,图个新鲜看。

颜冬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江祈檌握住方梨纤细的手腕,死死握住拳头,眼底一片猩红。

小说《承罪》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文阅读承罪》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